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彭德怀哪里得罪了毛泽东:出山之后为何又被打倒?

核心提示: “娘的,刚让我出来工作,就批起我来了,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彭德怀气得一拳擂在桌子上,“他娘的,批吧,我才不怕呢!我早知道我的事没完,无非再一次搞臭嘛……

罢了官的彭德怀,从中南海搬到了挂甲屯。

金石永远记住了这个乌石之夜,这是他随彭德怀回乡调查中,唯一一次看到彭老总大发脾气,一次好大的火哟

罢官之后,彭德怀曾给毛泽东主席写了一封信,具体谈了他今后的打算:准备读点马列主义的书,作些社会调查,自食其力地参加一些生产劳动。

毛泽东只同意了前两点,对后一点却表示反对,认为他年纪大了,不宜再参加生产劳动了。也就在这一年,彭德怀举家搬离了中南海永福堂的住宅,落户到北京西郊挂甲屯吴家花园。

挂甲屯是个富于美妙传说的村庄名,传说《杨家将》中的杨六郎在北征辽国时,曾在这里解甲休息过。这个地方从此也改称挂甲屯。不知是历史的无情嘲讽,还是天意的巧妙安排,这位在漫长而艰难的中华民族解放史上出生入死、屡建奇功、叱咤风云的人物,被撤销国防部长之后,如今也在此挂甲归田了。

至于这座吴家花园,传说是300年前吴三桂的住宅。如今虽有亭台楼阁,却大都破损不堪;虽名曰:“花园”,却早已荒芜凋落,杂草丛生了。

面对此情此景,抚今忆昔,无不给人一种沧桑兴废之感。

几天后,彭真和杨尚昆来到吴家花园具体安排彭德怀学习的事情。彭真不无遗憾地谈到了庐山会议,说:“庐山会议对你斗争过分了一些。”这是彭德怀第一次听到党中央有人对他这样说,他不禁心浪如潮击!

随着国家的经济形势一步步好转,彭德怀的心情也随之好转。但吴家花园的围墙使他难以忍受。党校教员来询问他的学习情况,他伸着脖子,大声说:“我现在一点用处没有了!我现在成了造粪机,我不能老待着!我还得工作!我不能脱离实际只读书本!”声音充满了压抑和痛苦。

1961年9月19日,他提笔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要求到农村做调查研究,请求中央允许他“先去湖南故乡搞三个月,了解农村情况;冬天,回北京住一段时间;明年春天再去太行一带”。

10月5日,杨尚昆从电话中传来毛泽东的指示:“彭德怀到哪里去都可以,半年也行。”

彭德怀喜出望外。当天晚饭后,即驱车到中南海万字廊杨尚昆家中,送去一份调查提纲,并请杨给他派一个秘书帮助整理材料。

1961年10月30日,彭德怀和临时秘书金石、警卫参谋景希珍、司机赵凤池、卫生员吕少俊一行5人从北京出发去长沙。

11月3日上午,彭德怀乘车直驶乌石大队为民生产队彭家围子。

这座白灰土墙,青瓦屋顶,有8间住屋,1间堂屋,厨房、天井、牛栏、猪圈俱全的庄稼宅院,是1958年盖成的。彭德怀真正的故居,是几间破旧的茅屋,已经拆掉,新房就盖在旧房址上。经历了34年的风雨,彭德怀这是第二次在这里住宿。第一次是在1958年12月,他第一次还乡调查之时。

尽管保密,乌石的群众早就在盼望着彭德怀了。有的猜,这次他怕是下放回家生产了;有的又传说,是到湖南来当省长;有的说,彭德怀已复职了。众说纷纭。

11月3日近午时分,彭德怀车到彭家围子,消息不胫而走。一会儿,堂屋里、地坪上就站满了人,男女老幼,叫彭元帅的、叫彭部长的、叫伯伯的、叫舅舅的、叫阿公的。彭德怀满面笑容和大家一一打招呼,从中午到傍晚就来了100多人。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