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1969年北京高干大疏散:党内老同志被趁机“监禁”(5)

核心提示: 这些疏散外地的人同时还被要求,离京前清理家中文件,全部上缴;离京以后,凡是绝密文件一律不发;各人参加所在地工厂、农村的斗批改;不准同别的老同志接触;不经中央批准,不允许重返北京。

一些还处在被审查期间的高干,是被押送抵达安排地点的。在当事人看来,他们无异于被“发配”

10月17日、18日,在严密的戒备下,刘少奇、陶铸先后离京。

20日离京的人最多,有董必武、朱德、李富春、滕代远、张鼎丞、张云逸、陈奇涵、徐向前、刘伯承、陈云、谭震林、王震和王稼祥等。

深夜,军委办事组派两人来到长期患病的徐海东大将的床前,要求徐海东两天之内离开北京:“你必须两天以内离开。这是毛主席的命令。”

21日,陈毅离京(原定20日离京,因清理文件多,请示总理被批准后延后一日)。同日,徐海东带着氧气袋离京去郑州。

22日,邓小平离京。

24日,张闻天离京。

这些离京的老同志,一般是夫妻同行,也有单身的,如聂荣臻,他的妻子张瑞华已被下放到吉林省一所干校劳动;徐向前的妻子黄杰在纺织工业部受审查;陈云的妻子于若木已去中科院的湖南衡东干校。经批准,有的带有少数亲属,如邓小平带了继母夏伯根,张闻天带了10岁的养女,王稼祥带了失去丈夫仍自愿跟随公婆疏散的儿媳。

一些还处在被审查期间的高干,是被押送抵达安排地点的。刘少奇、陶铸自不必说,邓小平、张闻天、王稼祥一路都有专案组人员“陪同”。秦基伟等人也是如此。秦基伟后来回忆:“在火车上,我的卧铺对面是八三四一部队的一名排长,是专门监视我们的。白天,他寸步不离。晚上,我在床上动一下,他就要翻身起来看个究竟,可能整晚就没有合眼。后来我听说,在这批被勒令离京的高级干部中,有的甚至连与他同行的爱人也受到监视。在火车上去厕所不准关门,说是怕自杀。”

董必武、朱德、李富春、滕代远、张鼎丞、张云逸、陈奇涵及家属住在广州郊区从化的温泉宾馆,生活环境虽然清静,但活动受到限制。平时,他们只能在附近被划定的区域内活动,离开宾馆需要经过广州军区主管领导批准。康克清回忆:“我们被通知,不准到附近工厂、农村,甚至散步也不能超过‘桥头警戒线’,更不用说到广州市区了。”过了一段时间,她被允许到广州市内走走,采购一些日常生活用品。除此之外,每天无事可做。李富春的咳嗽越来越严重,经常牙痛,吃不好,睡不好。

上一页 1 2345678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