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文革中美女以毛泽东思想为指导学习杀猪(2)

——那么,美女为什么不能杀猪?

从人类脱离动物的属性开始,男女两性分工就形成了。男人打猎,女人采集,发现了贝壳之类也是女人戴起配饰。这种分工是由两性的生理特征决定的:男性高大有力,女性弱小细致。由此,男耕女织,“男主外、女主内”等一系列成规得以流传下来。即便到了现代社会,即使高呼女子要经济独立、走向社会,女子所从事的职业也以医护士、教师、会计、纺纱工居多。劳动强度大的力气活,理应还是男子承担。不为别的,生为女人,她的名字是弱者——以生理特征而论。

不幸的是,杨美玲从业在“文革”时代。“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男同志能办到的事,女同志也一样能办到”。领袖在召唤,各行各业都出现了和男子汉比高低的女性:大庆有女子钻井队;大寨有铁姑娘队;天上有女飞行员;海疆有海岛女民兵;大漠戈壁,兵团女知青一样泥里滚、水里爬。有的行业好像专门考验女人的体力,越是劳累吃苦,越要招收女工,彰显新时代女性无所不能。于是女人杀猪,顺应时代,喷薄而出。

革命崇尚暴烈,崇尚力量。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从容,那样温良恭俭让。女人若不愿意脱离革命,就请把自己变成男人吧。杨美玲便这样走向屠宰场,成为先进模范。

从审美的角度看,杨美玲杀猪更是不可思议。

与壮美对峙,女性的美是柔美。细雨微风,杨柳婀娜,说的都是女性的特征;大家闺秀,小家碧玉,在意的是女子的秀美。即便是劳动人民家庭,也会注意让女性尽量干轻活,干细活,以保持女性完美的身材和细嫩的肌肤。宽腰松胯,四肢变形,骨节肿大,粗皮糙肉,没有任何女性会以此为美。体现在行业选择,女性尽量避免从事诸如屠宰、兽医、小贩、乞丐等职业——这并非阶级偏见。由职业要求和社会评价,女性养成了十分敏锐的“耻感”。羞怯就是女性突出的性格特点。从杨美玲杀猪,我们可以看到,“文化大革命”正是由劳力活开始,到粗糙崇拜,到祛除耻感,一步一步围剿女性美的。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