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揭秘中共元老们的退休生活:不问政事安享晚年(2)

老来得闲发展爱好

退休后闲下来的领导们有了充足的时间运动健身、追求爱好,规律的锻炼、兴趣的发展让他们充满活力。

据万里之子万伯翱撰写的回忆性文章所讲,万里退休后的生活很有规律。每周的活动可归纳为“三打、两看、一接见”,即打桥牌、打网球、打高尔夫球,看文件、看报纸和接见客人。这样一周下来活动安排得满满的,生活充实而有节奏。

万里爱打桥牌,牌技也高超。有一次,他和原国家体委副主任、荣高棠之子荣乐地搭档,在所罗门世界桥牌通信比赛(在世界各地同时有十个赛场)中,打出了妙张,获得了世界亚军,一时成为中国和世界牌坛的佳话。万里的另一大爱好是打网球,他打网球的历史是从山东曲阜师范学校上学时开始的。万里说,打网球使他保持了旺盛的工作精力;网球场上攻防千变万化,是培养人判断力和勇敢顽强的工作作风的最好场所。

事实证明,一静(桥牌)一动(网球)成了他健身的法宝。退休后,万里长期坚持每周打一到三次网球,看着他充满活力地在场上跑动击球,你很难想象这是一位耄耋老人。万里经常自豪地对来看望他的同志说:这两项运动都要坚持下去。

热爱桥牌和网球的万里也颇有书法造诣,在退休后时常挥毫。万里生在孔孟之乡,自幼受到严格的传统教育,书法颇有心得,在职时便常有单位和个人慕名求字,对此他一概拒绝。退休后,更多的人想来找老领导索字,他还是一概拒绝。

热爱书画的不仅是万里,田纪云也一直有收藏书画作品的爱好,比如舒同在1982年给他写的字,黄胄在1984年给他画的画,他都悉心收藏。这种爱好他坚持了20多年,但最近他把自己的藏品捐给了中国美术馆。他希望美术馆把那些书画印成画集,然后他亲自寄给每位书画家一本。“捐出去办个画展让大家都能欣赏。”他说,“那些已经去世的艺术家也能够含笑九泉了。”

不过,田纪云给自己留下了两幅字——那是已故的有“共和国红色掌柜”之称的陈云写给他的,一幅是鲁迅的诗句“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另一幅是“雏凤清于老凤声”。

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刘华清于1998年3月退休,2004年出版《刘华清回忆录》,记录了不少珍贵的历史,其中有许多首次公开披露的历史细节。除却写书,刘华清还喜欢打桥牌。而他的桥牌入门是在解放大西南以后,在重庆看邓小平打桥牌学会的,两人也成了牌友。邓小平逝世后,刘华清坚持着这个习惯,打桥牌成为了他退休后重要的娱乐活动。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