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98岁老人陆琦口述:我为周总理治病

核心提示: 北京回来以前,总理请我们吃了饭以后,邓大姐提出来,这段时间的粮票要我们收回去的,当时我们国家吃粮食都要定量的,我们当时带去一些全国粮票,吃多少天就交给他们多少的粮票。

北京回来以前,总理请我们吃了饭以后,邓大姐提出来,这段时间的粮票要我们收回去的,当时我们国家吃粮食都要定量的,我们当时带去一些全国粮票,吃多少天就交给他们多少的粮票。 

周恩来总理与陆琦教授

我原来是一名开业的专科医生,一直从事医务工作。建国后经过历次爱国主义教育,我的旧人生观发生了改变,逐渐认识到医务工作者应为工农开门的真理。于是,我向当时华东卫生部的崔义田部长打了报告,是关于公开我的祖传秘方“内痔插药疗法”的,这个方法的特点是不开刀不吃药,不影响生活。

1954年间,华东卫生部批复交省卫生厅办理,当时省卫生厅李蓝炎厅长亲自批示,要我在二院进行插药实验工作。这个实验做了一年多,经过临床实验,总结了110几例的病例。最后这个报告得到了卫生部的奖励,给我奖状,还发给我3000块钱的奖金,那时候3000块是很高的了。1955年左右,由省卫生厅按排在解放路太平洋电影院召开学习祖国医学表彰大会,参加的是全省各地桥卫人员,大概到会五、六百人,会上省卫生厅代表卫生部颁发奖状和奖金,对我进行表彰,鼓励我,掀起全省学习祖国医学的热潮。后来,接到省人事厅通知,发一个委任状给我,委任我为肛门科主任,在浙二建立肛门外科。1957年院系调整,我随之到浙一院工作。

1956年的时候,陈礼节,当时的杭州市副市长来动员我,找我谈了几次,要我参加民进。后来,由余文光——浙二医院的院长,石华玉——(浙二)胸外科主任两个人作为我的入会介绍人,在1956年底加入了中国民主促进会。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