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毛泽东:提起斯大林就有三肚子气(2)

老虎口里的肉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实行“一边倒”的外交路线,即“倒向社会主义一边”。建国之初,百废待兴,新中国首先想到的便是寻求社会主义阵营老大哥———苏联的支持。1949年12月16日,毛泽东率领代表团到苏联访问。当日,斯大林便接见了毛泽东。后来,毛泽东被安排在莫斯科郊外的一个别墅里,斯大林对他采取了不冷不热的态度,十多天不予会见。毛泽东想起四年半以前,国民党政府外交部长宋子文访问苏联签定所谓友好条约时,斯大林的态度远比现在热情得多。毛泽东恼火了,他对苏方人员说:“你们让我来莫斯科什么事也不办。干什么?难道我来这儿就是为了吃饭、拉屎、睡觉吗?”斯大林知道后,才带着莫洛托夫等,来到毛泽东下榻的别墅,当面表示歉意和苏中友好的诚意。

毛泽东也清楚这次访苏的艰难,当塔斯社记者询问他将待多长时间时,他说:“我打算住几个星期。我逗留苏联时间的长短,部分地决定于解决有关中华人民共和国利益各项问题所需的时间。”他说,所要解决的问题,“首先是现有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问题,苏联对中华人民共和国贷款问题,贵我两国贸易和贸易协定问题,以及其他问题”。中苏两国要解决如此重要的问题,可是,斯大林却将毛泽东置之别墅,不闻不问,使中苏会谈一开始便冷了场。这究竟是为什么呢?据随访的伍修权(时任外交部苏联东欧司司长)回忆:

当时新中国成立才两个多月,苏联对我国的情况特别是某些方针政策是持怀疑态度的,例如,过去我们不听共产国际和斯大林的错误主意,斯大林就怀疑我国走“南斯拉夫的道路”。我国的一些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参加了政府,苏联就怀疑我们会不会执行亲英美的路线等等。因此,苏联……对我们的态度又是冷漠和怀疑的。

中苏之间签订了《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标志着中苏两党、两国之间建立起兄弟般的友谊。可是,这种友谊的建立是来之不易的,毛泽东、周恩来等殚精竭虑,周密思考,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心血。毛泽东对此一直记忆犹新。1957年1月,毛泽东在省市自治区党委书记会议上说:“我们同斯大林有不同意见,我们要签中苏条约,他不订,要中长路,他不给,但老虎口里的肉还是能拿出来的。”

次年3月,毛泽东又在成都会议上说:“1950年,我和斯大林在莫斯科吵了两个月。对于订立互助同盟条约、中长路、合股公司、国境问题,我们的态度:一条是你提出,我不同意者要争;一条是你一定坚持,我接受。这是因为顾全社会主义利益。还有两块‘殖民地’,即东北和新疆,不准第三国的人住在那里,现在取消了。”

1949年的苏联之行,对毛泽东来说是一次难以忘怀的、不愉快的远足之旅。几年后,毛泽东在党的一次会议上,又再次旧事重提:“……戏台上的英雄豪杰出来,踱方步,与众不同。斯大林就是那样的人,他比我矮,画家定要把他画高些;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多高多重是物质问题。苏联画家画我们两人坐像,他在抽烟,我手里拿一本书,表示向他学习。中国人奴隶当惯了,似乎还要当下去,盲目屈服于那时苏联的精神压力。马列主义对任何人都是平等的,应该平等待人。”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