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揭秘林彪家族中毛泽东"内线":林立果组小舰队(3)

核心提示: “九一三”事件后,有一些人很纳闷,林立果策划武装政变,毛泽东怎么知道的?否则他在南方的行动为什么那么神秘,他为什么提前回京?

1966年“文革”发动前,毛泽东对当时党和国家的政治形势作出严重错误的估计,认为党内有了资产阶级司令部,可能发动政变。于是,林彪迎合毛泽东这种错误估计,作了“五五一八”讲话,大讲历史上的宫廷政变。与此同时,在北京采取了成立首都工作组,增调卫戍部队等防政变的措施。事实证明,当时毛泽东所认定的“敌人”,无论是刘少奇,还是彭真,没有一个是反毛的,更没有一个想到要搞政变。

毛泽东这种对政治形势的错误估计,导致发动“文革”这一场史无前例的内乱。而在“文革”中迅速崛起的林彪家中的人际关系又十分诡异。比如母亲叶群几次三番将女儿林立衡逼入自杀的境地;再如儿子林立果偷录母亲叶群同黄永胜调情的电话,并称母亲为“婊子”等等。“文革”的大气候,加上林彪家族的小气候,使林立果的小舰队得以产生。

1966年3月18日,毛泽东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上说:“去年九、十月份,我在中央工作会议结束时,专门讲了北京有人要造反,你们怎么办?也不要紧,造反就造嘛,整个解放军会跟上造反吗?”(《毛泽东传1949—1976》第1404页,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年12月版)

5年半后,1971年八九月间,毛泽东南巡时说:“我就不相信我们军队会造反。我就不相信你黄永胜能够指挥解放军造反!”(《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3册第247页,中央文献出版社1998年1月版)

毛泽东前后这两次讲话虽然隔了5年半,但含义差不多,都是在强调有解放军,不怕有人造反;但防的对象大异其趣。1966年,毛泽东防的对象是刘少奇、彭真;林彪则是他的坚定支持者。5年半后,他直指黄永胜,黄永胜后面就是林彪。林彪已经成为毛泽东防政变的主要对象。

林彪在“五一八”讲话中说:“最近有许多鬼事鬼现象,要引起注意,可能发生反革命政变,要杀人,要篡夺政权,要搞资本主义复辟。”毛泽东在南巡期间,就碰到一些蹊跷的怪事,而这些怪事恰恰与作上述讲话的林彪有关。9月2日,江西革委会主任程世清向毛泽东反映:第一,庐山会议期间,吴法宪曾带程去见叶群。程发现叶群对黄、吴、李、邱搞得很紧,好像抓住了他们什么把柄。第二,1970年,林彪派专机将一辆苏制水陆两用坦克运到南昌,让江西仿制一辆,说是为他和叶群在北戴河游泳用。制成后,又来专机将原车和复制的车都运走了。第三,1971年7月,周宇驰驾驶云雀直升机到南昌,要见程世清。空八军李登云将周带到程开会处,见了一面。据后来李说,周驾机离开南昌后又飞到庐山、井冈山,再飞广东。周独自一人驾机到处飞,很不正常。第四,林豆豆曾两次到程家采访。在同程的夫人交谈时,流露了对叶群的不满,并说她家里情况很复杂,要程不要涉及她家里的事,说弄不好会杀头的。程向毛说:“我怀疑林彪可能要乘水陆两用坦克从北戴河向南朝鲜逃跑,也可能坐飞机往香港跑。”毛听后嘱咐程,这些问题只能跟周总理讲,对其他人都不能讲。9月3日,毛泽东的专列到达杭州,停放在笕桥机场附近的一条铁路支线上。据汪东兴回忆:“9月8日晚上,毛主席在杭州又得到新的信息。杭州有一位好同志派人暗示毛主席说:杭州有人在装备飞机;还有人指责毛主席的专列停在杭州笕桥机场支线‘碍事’,妨碍他们走路。这种情况过去是从来没有的。一些多次接待过毛主席的工作人员,在看望他老人家时也反映了一些可疑的情况。毛主席根据前后所了解和掌握的一些情况,感到要防止林彪一伙人的不测行为……”(汪东兴:《毛泽东与林彪反革命集团的斗争》第187页)

毛泽东此时在防止林彪带领黄、吴、李、邱搞政变,这就是汪东兴所说“形势是极其危险的”。而林立果、周宇驰之流在毛泽东眼里只不过是林彪的爪牙。他根本不知道还有林立果小舰队,对其活动更不可能了如指掌。

后来,经过多年调查,没有发现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参与政变的任何证据。但是,有充分证据说明,为督促尽快谋害毛泽东而向小舰队抽鞭子的叶群正是林立果的后台。林彪表现尽管经常如老僧入定,却难逃叶群和林立果的干系。林彪决定出走前,听了林立果的报告,已经知道林立果企图谋害毛泽东,并在动员鲁珉、王飞、江腾蛟、关光烈等动手时遭到婉拒。此时,这几个人中只要有一个去自首就会东窗事发。到那时,说过谁反对毛主席就“全党共诛之,全国共讨之”的林彪将如何面对?正是林立果的刺杀行动失败促使林彪匆忙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九一三”事件就此发生。这是出乎毛泽东、林彪预料的事件。毛泽东没有料到林彪会跑;林彪也没有料到他会摔死在温都尔汗。历史就通过这一系列离奇、诡异的偶然因素显现出必然趋势:中国即将摆脱“文革”的噩梦,走向崛起。

来源:人民网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