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黄苗子说“死”:遗嘱中吩咐儿子把骨灰喂猪

黄苗子(1913~2012.01),广东中山人。当代知名漫画家、美术史家、美术评论家、书法家、作家。(资料图)

黄苗子先生的幽默,先来看看他的“遗嘱”便一目了然:

……我绝不是英雄,不需要任何人愚蠢地为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白流眼泪。至于对着一个普普通通的、木知木觉的尸体去号啕大哭或潸然流泪,则是更愚蠢的行为,奉劝诸公不要为我这样做(对着别的尸体痛哭,我管不着,不在本遗嘱之限)。如果有达观的人,碰到别人时轻松地说:‘哈哈!黄苗子死了。’用这种口气宣布我已自动退出历史舞台,这是恰当的,我明白这绝不是幸灾乐祸。

由于活着时曾被住房问题困扰过,所以我曾专门去了解关于人死后的‘住房’——即骨灰盒的问题,才知道骨灰盒分30元、60元、75元……为此,我吩咐家属:预备一个放过酵母片或别的东西的空玻璃瓶,作为我临时的‘行宫’。这并不是舍不得出钱,只是因为作为一个普通的脑力劳动者,我应当把自己列于‘等外’较好。

关于骨灰的处理问题,曾经和朋友们讨论过,有人主张约几位亲友,由一位长者主持,肃立在抽水马桶旁边,默哀毕,就把骨灰倒进马桶,长者扳动水箱把手,礼毕而散……但有人认为骨灰是优质肥料,马桶里冲掉了太可惜……为此,我吩咐我的儿子,把我那小瓶子骨灰拿到他插队的农村里,拌到猪食里喂猪,猪吃肥壮了喂人,往复循环,使它仍然为人民做点有益的贡献。

2012年元月8日,自言“我该做的事都做完了”的百岁老人黄苗子,在北京朝阳医院与世长辞。他去世后,黄苗子儿子公开发表了他的《遗嘱》,“不举办任何追悼活动,不留骨灰,也不设灵堂。”“只要记住他的幽默、达观、谦和就够了。”如此豁达、看淡人生的老人,不仅让后人敬仰,而且更值得后人去感悟、体会。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