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中国妓女史:最早由管仲设置 也曾是"公务员"(6)

 严厉禁娼下的娼妓业

我国官妓的鼎盛时期是唐代,唐代没有针对官员狎妓的禁令,所以当时的官吏大都比较风流放荡。宋代则对官吏嫖妓的约束甚严,规定凡军营、郡守等官员,可以让官妓佐酒,却不能私侍枕席。所以宋代嫖妓的人数比前朝少了许多。明朝自朱元璋始,就有皇帝赐诸王“乐工二十户”的规定,因而明代宗室玩妓之风大有抬头之势,直到明世宗朱厚熜下令裁革各诸王妓乐,玩妓之风才有所收敛,但到了万历皇帝时,玩妓之风又愈演愈烈。

到了清朝,政府目睹明朝末年的腐败,于是颁布了禁止官员狎妓的法令,咸丰登基以前执行得尤为严厉,以至于妓院大量减少。咸丰皇帝驾崩之后,随着国势衰微,禁令渐弛,官员狎妓之事与日俱增,但不敢公开,后来慢慢地发展到堂而皇之,并形成风气。有些地方的官场甚至酒席间无妓不饮、无妓不乐。光绪中叶以后,禁令更加松弛,这使得官员狎妓之风空前兴盛起来。此时的妓院,高张艳帜,车马盈门,南娼北妓纷纷角逐于官场,一些官吏还公然纳妓为妾。清朝娼妓业的发展与其他朝代不同,有自身特点:一方面是清初的几次严厉禁娼,另一方面是娼妓业滋长蔓延。清初娼妓群居出没的地方,一般在城外。明朝时京城“妓女活动的单独地区”在今天的东四南大街路东的几条胡同,当时被称为“勾栏”。而所谓的“八大胡同”则是在清初兴起,至清末才得以成名。“八大胡同”也是老京都花街柳巷的代称,又称“八大埠”,位于前门外大栅栏观音寺街以西。与此同时,清末除盛行狎妓、娼妓业迅速发展外,狎象姑(男妓)之风也随之兴起。有人曾作诗嘲讽过清末北京官僚士大夫狎妓之事:

街头净是郎员主,谈助无非白发中。

除却早衙迟画到,闲来只是逛胡同。

诗中的“郎员主”,即京官中的员外郎、司员和主事。“胡同”,指的就是所谓的“八大胡同”等妓馆。

《京华春梦录》记载的“八大胡同”中,南北两帮妓女曾“鸿沟俨然,凛不可犯”。“北班”中相当大一部分来自旗人,相貌姣好,但文化素质不高;“南班”妓女则主要来自江南,有才有色,更解风情。赛金花之后,南国佳丽大举北上,民国后“北班”甘拜下风。“南班”的胜利,使得“八大胡同”的档次跃上了一个新的台阶,花名冠京都。胭脂胡同、百顺胡同、韩家潭、陕西巷,集中着一等娼妓和妓院,以喝茶、宴饮、填词弄曲为主要营业,并非只有皮肉生意,这里自然是达官显贵的出没之地。石头胡同聚集的“茶室”,属于二等妓院,嫖客多以富人商贾为多。而王广福斜街、朱家胡同、李纱帽胡同,充塞着三等妓院。这里的嫖客是小商人、小掌柜等“中产阶级”。而另外的“老妈堂”和“暗门子”是上不得“八大胡同”台面的,那是下等阶层,是体力劳动者们消费的娱乐场所。

尽管,在人类历史的漫长岁月里,娼妓业遭到过无数次严厉的、无情的整肃,然而,各种努力始终没有成功或者说收效甚微。其中重要一点是,娼妓制度的历史源远流长。根基这么深厚的制度,欲以一蹴而就的努力废除之,岂非梦话?另外,以妓女本身来看,她们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她们也渴求真正的爱情。然而要挣脱千百年来形成的封建枷锁,要妓女弃暗从良,谈何容易,唐代名妓鱼玄机写过一首《赠邻女》的诗云:

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

枕上潜垂泪,花间暗断肠。

自能窥宋玉,何必恨王昌。

其中的“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已成千古名句,大概这就是历代娼妓们历经沧桑用血泪凝结成的心声。试问,古今中外,有多少嫖妓宿娼的座上客把娼妓当成人呢?

来源:中华网

上一页 1 2345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