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中国妓女史:最早由管仲设置 也曾是"公务员"(3)

私妓所谓“私妓”,一是指相对于官妓而言,由私人自发经营的妓馆;二是指在城市妓院出卖肉体的妇女,她们不是属于少数官僚、贵族、地主所有,不是对某一特殊阶层提供性服务,而是面对社会上所有男子,主要不是以歌舞技艺来博取男子的欢心,而只是以盈利为目的的一种娼妓。

歌舞伎宫妓、官妓、营妓、家妓都是以服务的对象来区分的,若以妓女的行业来分,则又可以出现歌舞伎这一类型。与单纯卖身、供男子发泄性欲的妓女不同,歌舞伎要经过较严格的艺术训练,掌握歌舞技艺,为主人提供声色服务,当然,有时也要提供性服务。在中国古代,歌舞伎代表了当时歌舞艺术的最高水平,这是妓女文化的一个重要方面。中国历史上很早就有歌舞伎了。如“昔者桀之时,女乐三万人,晨噪于端门,乐闻于三野”;在春秋战国时,楚庄王“淫于声色,左手拥秦姬,右手抱越女”;齐景公当政时是“左为倡,右为优”;魏王饮宴时有“楚姬舞于前,吴姝歌于后,越女鼓瑟于左,秦娥泛筝于右”。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就把从六国掠来的宫人女乐据为己有,共达“数巨万人,钟鼓之乐、流漫无穷”。到了汉朝,也是同样,“五侯群弟,争为奢侈……后庭姬妾,各数十人,僮奴以千百数,罗钟磐,舞郑女、作倡优、狗马驰逐”。到了隋朝,隋炀帝设立教坊乐舞制度,“增益乐人至三万余”,唐朝时,唐玄宗设立了“梨园”这一乐舞机构,到了五代十国,后蜀、南唐等,这在历史上都是很扬名了的,这些皇宫里的达官贵人,终日和妃嫔宫妓以及歌舞伎寻欢作乐,甚至在国破家亡时,还沉浸在酣歌醉舞之中,乐不思蜀。

  青楼会馆高级妓

在古代中国,把人分成三六九等,又称为“三教九流”,妓女是属于下九流中的第八位,地位低于乞丐,但高于戏子。在妓女中也有高低之分,低级妓女出没街头巷尾,高级妓女多住在青楼会馆里。

高级妓女中有一部分是来自落难的豪门,像抗金英雄韩世忠的妻子梁红玉,明末清初“秦淮八艳”中的董小宛、寇白门等。她们曾经有过显赫的家庭背景,但因祖上得罪了皇帝或重臣,被朝廷抄了家,女眷们悉数被卖入娼门。对这类妓女,老鸨们一般不敢太得罪她们,担心有朝一日她们的祖上平了反。也不太强行要求她们陪客人上床。因此她们往往只是陪客人说说话、唱唱曲、聊聊诗词之类的,文人雅士多喜欢这类女子。

低级妓女就是那些出身穷苦人家的女孩子,她们家境贫寒,没有受过教育,一旦入了娼门,因文化素质不高,完全是陪人上床。但她们中也有一些凭自己的姿色和天分,在琴棋书画上出类拔萃的,同样会博得文人雅士的欣赏,从而跻身高级妓女之列,成为一代名妓,如李师师、杜十娘、陈圆圆、李香君等。

在中国民间流传的学士与名妓的故事里,最广为传颂的要数南宋抗金名将韩世忠与梁红玉的爱情故事。梁红玉原籍池州(安徽省贵池县),生于宋徽宗崇宁元年,祖上几代都是武将出身,受家庭的影响,梁红玉自幼就随父兄学武,且熟知兵法。宋徽宗宣和二年方腊起义,朝廷派兵镇压,梁红玉的祖父和父亲因贻误战机被处死,梁家从此衰落,梁红玉也沦落为官妓。后来起义被镇压下去,方腊被韩世忠所捉,在一次庆功宴上,英雄韩世忠与陪酒的官妓梁红玉意外相遇,两人一见钟情,双双坠入爱河,并最终结为夫妻。婚后,他们相亲相爱,并肩作战,共同杀敌。当时金军大举进犯中原,韩世忠留守秀洲,建炎四年元宵节金兀术下战书与韩世忠,约定第二天开战。韩世忠听从妻子梁红玉的计策,兵分两路,以中路军摇旗为号,对金军进行夹击包围。结果金军大败而逃。梁红玉因功被封为安国夫人。不久,金军渡江再犯,韩世忠用梁红玉的计策,屡败敌军,迫使金军不敢轻易渡江。岳飞被害后,韩世忠也被罢去兵权,夫妻两人索性不问世事,白头偕老度过晚年,善始而善终。

上一页 1 2345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