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文革中刘少奇:林彪江青都反过主席 我没有(2)

刘亭:

4月9日,平平从中南海外面回来,说听说清华大学组织30万人要批斗我妈妈王光美。当时我爸爸一下声音就提得特别高,说“工作组是中央派的,这个我来负责,为什么让光美代我受过”,说“我是一个共产党员,我还怕见群众吗?要批要斗应该批我”。

后来我爸爸说,“我从来没有反过毛主席。林彪反过,江青也反过”就是他头一次这么点名地说了“但是我在党内是讲原则的,从来没有搞过阴谋诡计”。  然后一转他又说:“将来我死了,你们要把我的骨灰撒向大海,和恩格斯一样。我一生中没有做过对不起共产党和国家的事情,他们要逼着我当反革命我也不会当,我一生也不会反对党、国家和人民。”他说:“这就是我给你们的遗嘱。”当时我们完全被惊住了。

此时的刘少奇,已经预感到了未来的残酷性。他的心中很痛苦,看着事态一步步癫狂,他却无法发出自己的声音;看着老战友、老知识分子一个个被打倒,他却无力保护他们。唯一能做的便是在忍受折磨的同时坚持自己的理念,说真话,讲事实,不屈服。

但内心的苦闷却一天天地加重了。

更让他感到难过的是家人遭受的待遇。尽管同在一个院里,他却被和家人分开关押,无法相见,也不能互相照顾。他和妻子只能在被拉到院中批斗的时候见上一面。

但这样的情况也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妻子王光美被捕入狱,孩子们则被赶出了中南海,分散在各地。相伴二十载的夫妻被迫放开了紧握的双手,从此再未相见。

批斗、物质贫乏、离别、苦闷、病痛,这些都让刘少奇的身体越来越差,然而病重的他却没有得到应有的治疗。他在病痛中等待着时局的好转,但等来的却是1968年10月13日的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在这次被造反派全然把持的会议上,他被以“叛徒、内奸、工贼”的罪名开除党籍。

得知这个消息的刘少奇愤怒了。此时的愤怒已不具有反抗的能力,他从此一言不发,以沉默表示自己的抗争。

他的病情也在沉默中越发严重。最终,冤屈和病痛夺走了他的生命,1969年11月12日,刘少奇在河南开封的一个小院里离开了人世。

他留给了世人永远的沉痛和遗憾。但或许对刘少奇自己来说,一切的风雨都已在他胸中。作为一个真正的坚定的无产阶级战士,他已对一切苦难和挫折都看开了。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