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大跃进时干部恶行:逼群众拆屋沤肥 掘坟挖尸(5)

核心提示: 1958年12月中共中央监委办公厅的一个报告中列举了少数干部的强迫命令和违法乱纪情况:一是侵犯人权,残害人身,如骂人、打人、押人、捆人、跪石子、拔 头发及施用各种肉刑;二是搜查和没收群众的东西;三是滥用“集训”,即把有问题的人集中起来监督劳动,甚至严刑拷打;四是用“辩论”的方法斗争干部群众, 甚至侮辱拷打;五是不让吃饭;六是强迫群众拆屋沤肥;七是强迫群众掘坟挖尸,扩大耕地面积。

四、四清中对基层干部的批斗

刘少奇在大跃进后期对大跃进产生了一些批判性的观点,在他看来大跃进产生的问题与基层干部的问题相关,他认为三分之一以上的农村基层政权和许多城市企业的领导权已成为的反革命的两面政权。{40}也许可以说,刘少奇对基层干部的判断与基层干部在四清运动中的命运有关联。

山西省阳高县在四清时的手段有代表性。为把农民的情绪鼓起来,先由各村工作队选派串联中发现的贫下中农骨干,在县城召开有1128人参加的代表会议。大会揭发出自1958年以来,村干部一般性责打社员1616人,严重毒打556人,打死29人、致残441人、被逼出外3024人、政治迫害262人。控诉了三年困难时间干部多吃多占,致贫下中农病饿而死者甚多的问题。这一诉苦激起贫下中农对干部的强烈不满情绪。代表一回村,以他们为骨干,对大小干部的斗争迅速展开。{41}

民众把大跃进与大饥荒的仇恨记在各级干部身上,因此造成四清运动中一些基层干部自杀,同时也不少人因一些小事而被批斗。这场运动,对于农村基层干部和所谓的阶级敌人来说是相当残忍的。北京市通县发生打人、体罚、亲属陪斗有178个单位,被迫自杀的50多人。{42}江西省瑞金县四个大队的185名干部中,94人被批斗,斗争的方法有罚跪、体罚、游街、软禁,甚至酷刑,有人被逼死。{43}四川省三台县的一个试点公社一夜之间有5名干部自杀。运动结束后,被打为现行反革命的公社和大队、生产队干部13人。{44}甘肃省张掖地区在四清运动初期自杀155人,其中社队干部87人。{45}贵州省晴隆县在四清运动中自杀39起(未遂5起){46}。甘肃省泾川县四清运动中,232人自杀身亡(脱产干部14人,大队、生产队干部73人,四类分子81人,工作队员3人,社员61人)。{47}

当年一些参加四清运动的人,注意到饥荒与四清之间的因果报应关系。一位参加甘肃省张掖地区四清工作的学者在回忆录中写到:大跃进时张掖饿死那么多人,现在四清死几个人,更没有什么稀罕。{48}

民众因为大跃进而产生的对干部的仇恨心态是相当强烈的。文化大革命期间,在批斗原甘肃省委书记汪锋时,一位造反派指责汪锋说,1958年你不顾我们的死活,大刮浮夸风,害得好多人没有饭吃,家破人亡。汪锋解释说他是1961年才到甘肃来纠正浮夸风的,这位造反派才作罢。{49}

有研究表明,在四清中批判农村干部的人,有过去有困难干部不帮忙的人,有干部不批准其建房地点的人,有与干部在几代之前有仇恨的人。{50}不过也有农村干部在四清中趁机整农民的,湖南有位富农嘴巴厉害不饶人,基层干部将其平时骂其长子(小名毛伢仔)的话说成骂毛主席,又拼凑其他罪状,上报县检察院,判处有期徒刑5年(后平反)。{51}

根据在四川省达县农村作的回顾性调查,有的农民在四清时期感到和土地改革一样,与干部平等了,可以把干部赶下台,有“当家作主”的感觉。{52}民众在四清运动中除了出气之外,有些被基层干部诬陷的冤案得到申冤,宁夏永宁县社教工作团就纠正了一起打击陷害造成的“反革命集团案”冤狱。{53}民众在四清中还有一些经济利益。宁夏盐池县有的公社的四清工作队,把干部多吃多占的退赔现金和粮食作为胜利果实分配给社员,平均每户分得现金42.40元,粮食13.3斤{54}。在当时的物价水平下,这是不少收入。

虽然当代中国冤冤相报的政治运动模式并非从四清开始,但是在四清运动中得到充分体现。四清中不少干部因为大跃进时期的行径遭到批判,而文化大革命时期,他们往往趁机造反,一些造反团体主要由四清下台干部和政治激进分子组成,并且趁机批斗四清工作队成员{55}。1967年湖南省华容县的县委书记在一些主要造反组织要求下,召集开会对“四清”进行复查,先后为1441人改变处分。{56}1967年山西省的造反派将一位在四清中被打成反革命的公社书记从监狱中接回省城,并为他平反。{57}有些地区和单位还把四清工作队成员拉来批斗,出一口恶气。

上一页 1 234567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