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揭刘少奇史上的三次历险:如何逢凶化吉? (2)

在东北领导白区斗争时历险

1929年7月14日晚,一列黑色客车缓缓驶入奉天火车站。这时,大街上警车横冲直撞,岗哨林立,特务和密探到处捕人,白色恐怖笼罩着全城。只见两位衣着整齐的旅客,夹杂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匆匆走出车站,雇了一辆人力车,到了一家旅馆。他们便是刘少奇(化名赵子琪)和夫人何葆贞。三天后,刘少奇与中共满洲省委接上了关系,移住到南满铁路南侧的工业区惠字78号,对外以海军司令部某副官的身份开展活动。为了组织工人的罢工斗争,刘少奇派中共满洲省委的干部孟坚到奉天纱厂同厂里的中共支部商讨斗争方案,决定由纱厂里的中共支部书记常宝玉等人在工人中发动罢工。厂方得悉这一情况后,立即四处寻找“煽动者”。就在这时,纱厂里的一名工人党员投敌叛变了,他向厂方告密,党支部书记常宝玉被捕。

8月22日下午6时许,在省委干部孟坚的陪同下,刘少奇去奉天纱厂,了解该厂预定在27日举行罢工的准备情况,两人还不知道已经出了叛徒。刘少奇和孟坚就呆在纱厂北门外的小树林里,等候常宝玉出来。不多时,下班的汽笛响了,厂门却紧闭着,不见有下班的工人走出厂门,只有几个厂警在大门口转来转去,像是在搜寻着什么。刘少奇凭着长期从事白区工作的经验,知道情况有变,果断地决定,不能再等,应迅速转移,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一队厂警发现他们两人,便持枪冲了过来。厂方将刘少奇、孟坚逮捕后,把他们当作煽动工潮的嫌疑分子,开始进行审问。主持审讯的是工厂里一个管理员模样的人。他问刘少奇:“你叫什么名字?”“成秉真。”刘少奇操着浓重的湖南口音看了那人一眼,不慌不忙地回答到。成秉真是他一个表哥的名字,刘少奇熟悉他的经历,所以能够应对自如。那人又问:“你是从哪里来的?”“从武汉来,因为在武汉没有工作,生活不下去了,听说奉天日子好过,想投奔这里找个同乡介绍个工作,混碗饭吃。”“你哪里是从武汉来的?分明是从上海来的嘛,那里纱厂的工人才闹得凶哩!”刘少奇镇定地说:“我确实是从武汉来的,不是从上海来的。刚下火车,人生地不熟,摸到这里来想找口水喝,不知为什么就被你们给抓来了。你们平白无故地抓人,也太不讲理了。”那个主持审讯的人又质问刘少奇:“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刘少奇仍平静地回答:“我是做工的工人。”

9月上旬,奉天高等法院开庭,对刘少奇、孟坚“煽动工潮案”进行审讯。主审法官是刚从日本留学回国的洋学生,穿着法官的大礼服,他先对孟坚审讯了一番,接着审问刘少奇:“你叫成秉真吗?”刘少奇不慌不忙地说:“是的,我叫成秉真。”法官又问了他几个问题。刘少奇的回答同先前的口供一样。法官又把常宝玉叫上来,常推翻了原供,否认认识孟坚,并坚持说以前的口供是厂警动刑逼出来的。不到一小时,法庭调查结束了,法官见案卷中根本没有物证,只有常宝玉一人前后相矛盾的口供,显然不足为凭,他决定了结此案。几天后,奉天高等法院对这一“煽动工潮案”作出判决,对刘少奇、孟坚的判决结果是:“证据不足,不予起诉,取保释放。”常宝玉因和纱厂有直接劳资关系,被判罚40天拘役。就这样,刘少奇脱离了虎口,回到省委后,立即向中共中央报告了出狱的经过。中央回电,由刘少奇继续担任中共满洲省委书记兼宣传部长。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