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刘少奇61年调查叹:随便找人谈话都要受刁难(3)

记 者:看来,少奇同志一直在鼓励群众讲真话?

许佩珉:是的。社员们开始都很紧张,不敢说话,坐在少奇同志旁边的一位老人紧张得把香烟都掉到了地上,少奇同志帮他捡起来,又用火柴点上,并请他发言。少奇同志、光美同志对农民的真诚,打动了社员们。社员们终于说出了久藏在心底的话:“公共食堂不好,吃不饱;肚子不饱,懒得积极;大个小个一样记分,一样吃饭,不愿积极;技术高低不分,不愿积极。”“平均主义,做事难得来劲,不能调动大家的积极性。”“大家一起住不好,冲田、山边、远处田地荒芜了。”“自留地取消了,家禽、家畜消失了。”“我们11户人家的食堂喂一年的猪,没有以前一户喂的多,从前满月猪仔可以长到40多斤,现在喂一年还不到40斤,是啥道理?没有米汤、没有糠、没有菜、没有杂粮。”“从前好,从前分散住,私人可喂猪、养鸡、种菜、种杂粮,吃得饱,现在住一起,这些东西绝了种,饿肚皮。我看还是分散住,分散吃好……。”

少奇同志终于听到了农民的心声,掌握了来自基层的第一手资料。后来少奇同志了解到,彭梅秀早先给群众打过招呼,不要与中央领导唱反调。后来又找到曾受彭梅秀批斗过的原党支部书记段树成,他反映了彭梅秀虚报的很多情况。他说,天华大队是先进单位,对外开放参观,上级政府给一些补贴。大队有一个篾席厂,是大队干部的吃喝点,干部当然不会得浮肿病。少奇同志要段树成以后参加大队干部座谈会,有什么意见在会上当面讲。

4月17日,少奇同志召集天华大队总支委员会议,他在会上说:“看来多数社员是不愿意办食堂,要求散。准不准散?我看这个事情应该准。公社化以来,把困难户的问题解决了,可是80%的农户不积极,这不利。办食堂有一个很大问题,就是平均主义。平均主义就违背了社会主义的根本原则‘各尽所能,按劳分配’。”少奇同志从这天开始,帮助彭梅秀认识和分析过去工作中的失误和教训,使社队干部认识到有些问题继续下去会造成更加严重的后果,更不利于广大群众的生产生活。在少奇同志循循善诱的讲解和启发下,天华大队干部们的思想认识终于得到了统一。

记 者:少奇同志回自己的家乡炭子冲调研的情况是什么样的?

许佩珉:回老家是调研的最后一站。少奇同志结束在天华的调研后,他决定在农村多看几个地方。他还在宁乡县召集县委领导与工业、政法、商业部门干部进一步座谈。5月3日傍晚,少奇同志回到22岁前离开的老家炭子冲。他没有住公社事先准备好的房子,而是一头住进了自己从出生到少年时代一直居住和生活的老房子。5月4日,他请来小时候的朋友黄端生,叙旧聊新。少奇同志在大门口迎接,光美同志扶着得了浮肿病的黄端生进来。他们聊得很亲热。黄端生把全村患浮肿病的人一一数出,而且断定,干部“五风”(指“共产风、浮夸风、强迫命令风、生产瞎指挥风和干部特殊化风”编者注)是根本病因。少奇同志邀来小时候一起放牛的李桂生,察看安湖塘的塘水时回忆说:“有一年塘底晒谷……”李桂生插话说:“那样大旱,每年还收两三担谷子。”少奇同志问:“去年塘水全干了吧?”“没有干,还有半塘水。”李桂生直率地说:“去年粮食减产,干旱有点影响,不是主要原因。我讲直话,三分天灾,七分人祸,是‘五风’刮得咯样!”这句话深深地触动了少奇同志的心。后来他又找了原党支部书记王升平,了解他对食堂的看法,结论是:农村公共食堂再办下去会人死路绝。少奇同志还亲自探望了很多浮肿病人,后来到赵家冲看望久别的姐姐,发现家里的坛子有盐无油,姐姐的一句话让他难以释怀:“老弟呀!你在中央做事,总要给人家饭吃呀!”最后,少奇同志在炭子冲向父老乡亲道歉:“将近40年没有回过家了,我很想回来看看。回来了看到乡亲们的生活很苦。我们的工作做得不好,我心里难受,对你们不起!”少奇同志检讨说:“教训深刻,刻上石碑,让子子孙孙永不忘记,以免再犯!各级干部都有责任,但主要的责任在中央,中央的责任在我。”

记 者:看来,少奇同志的确了解和掌握了大量实情,说明他的调研扎实深入、不虚此行。

许佩珉:实践出真知,调查出真相。少奇同志通过这次农村调查,掌握了大量农村的真实情况,对纠正和统一当时全党对农村问题的思想和认识,对推动全党贯彻落实国民经济调整的方针政策作出了积极的努力和重要贡献。少奇同志在这次调查后,曾说过:“我是国家主席,还有公安厅长带人保护着,随便找人谈话,都要受刁难。这说明听到真话,调查真实情况是多么不容易!”毛主席曾提出“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的著名论断。江泽民、胡锦涛同志也一再强调,调查硏究是我们的谋事之基、成事之道。所以,只有通过广泛深入正确的调查研究,才能真正密切联系群众,才能把我国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各项工作做实做好。

来源:人民网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