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北平“一夜禁娼”:开国元勋亲自指导战争(2)

“禁娼”战打响后,上海市长陈毅指示市卫生局调集治疗性病的专家和有关医生,给被教养的娼妓根治性病。但是,治疗性病需要价格相当昂贵的盘尼西林。一个早期梅毒病人,每天要注射60万单位,10天一个疗程, 最少要三个疗程,按当时价格,就要100多万元(按当时币制)。一个二期、三期的病人,得用100万单位的盘尼西林,反复十几个疗程, 时间在半年甚至一年以上。

且不说所用药物价格昂贵,解放不久的上海尚不能生产盘尼西林,这些药需要国家花大量的外汇从海外进口,而且,在帝国主义的经济封锁下还不容易买到。当时上海医药仓库里的盘尼西林原是专供朝鲜战场志愿军伤病员使用的,有关部门的请示报告一直送到陈毅市长的办公桌上。陈毅果断地决定盘尼西林先给教养所里患性病的姐妹们,志愿军战士另想办法。

上海娼妓改造是一件具有国际意义的大事, 美国哈佛大学社会学教授塞里佛埃说, 像上海这样解决娼妓问题, 全世界没有先例。

罗瑞卿领导北平“禁娼”

当时还叫“北平”的北京和平解放后, 进入北京城的毛泽东指示罗瑞卿:新中国绝不允许娼妓遍地、黑道横行。罗瑞卿掷地有声地回答说:“主席, 我马上考虑把北京的妓院全部关掉。”

和平解放后的北平,一些散兵游勇、流氓地痞、土匪特务等人躲藏在妓院,严重影响社会秩序,这增加了解决娼业问题的迫切性和严重性。

1949年3月,经北平市人民政府批准, 北平市公安局制定的“对妓院进行管制的若干暂行规定”下发执行, 北平市吹响了“禁娼”战的号角。

在“禁娼”战最初阶段,为了不打草惊蛇,市公安局对妓院做出4项规定:详细记载妓院住客的姓名、年龄、职业、住址等信息,每日22时前将登记簿送当地派出所备案;如遇有持枪械、火药、通讯器材、着军装的嫖客, 要迅速报告;不得虐待妓女,逼良为娼、逼幼为娼;游娼者不得饮酒吵架、扰乱治安等等。

1949年8月,北平市第一届各界代表会议讨论通过了“改造妓女,参加生产, 以减少寄生人口的决议”,要求政府制定处理方案,组织妇女习艺所,分批收容妓女,并授以必要的劳动技能,使之能自谋生计。9月,北平市公安局、民政局、卫生局、妇联会、企业局共同组成处理妓女委员会,为全市统一领导机构。10月15日,北平市成立准备封闭妓院的执行机构,由罗瑞卿统一领导、部署和指挥。

北平“一夜禁娼”

一切准备工作就绪后, 1949年11月21日,北京市第二届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作出了关于封闭妓院的决议, 明确规定:“兹特根据全市人民之意志,决定立即封闭一切妓院,没收妓院财产,集中所有妓院老板、领家、鸨儿等加以审讯和处理,并集中妓女加以训练,改造其思想,医治其性病,有家者送其回家,有结婚对象者助其结婚,无家可归、无偶可配者组织学艺从事生产。”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