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毛泽东在"大跃进"中的如何纠"左"?

随着“大跃进”运动向全国蔓延,以高指标、瞎指挥、浮夸风和“共产风”为标志的“左”倾错误开始凸显和泛滥。毛泽东始终是“大跃进”运动的积极倡导者和推动者,但他又是中央领导集体中较快觉察到这些错误的领导人。发现一系列尖锐问题后,从1958年11月到1959年7月,毛泽东率领全党着手纠正这些错误,并为此付出了大量的心血,提出了一系列理论观点。

人民公社刚刚成立,一些地方便好大喜功地宣布为全民所有制,急急忙忙地“向共产主义过渡”。河北省徐水县率先成立全县范围的特大型公社,成为全国“向共产主义过渡”的典型。毛泽东对此将信将疑,决定亲自去河北调查。

1958年10月14日下午,毛泽东到达天津,在同地方党委负责人谈话时,着重谈了人民公社和钢铁生产问题。当徐水县负责人汇报说,徐水县的特大型人民公社是“全民所有制”时,他明确表示,徐水的全民所有制和鞍钢的全民所有制有区别,不能混为一谈。同时,他让河北省省长刘子厚到徐水作调查,并特意交代,调查不设任何框框,“想调查什么就调查什么”。

刘子厚所调查的问题,归纳起来便是浮夸风和“共产风”。例如,一亩白薯产量不过2000斤,却虚报成8000斤;把几个村的肥猪集中起来,供人参观,说是万头猪场;将个人财产和私人债务统统“共产”,实行供给式的分配制度。徐水县所反映的问题,使毛泽东十分忧虑和不安。

为了弄清存在的问题,毛泽东除了派陈伯达、张春桥去河南遂平县调查外,又派吴冷西、田家英去河南修武县调查。他在同吴冷西、田家英谈话时说:“大跃进和公社化,搞好了可以互相促进,使中国的落后面貌大为改观。搞的不好也可能变成灾难……北戴河会议时我说过公社的优点是一大二公。现在看来,人们的头脑发热,似乎越大越好,越公越好。”他还叮嘱吴冷西:“特别是当记者的,不能道听途说,人云亦云,要深入实际,调查研究,心中有数,头脑清醒,做冷静的促进派。”

11月2日至10日,中央工作会议在郑州召开,这就是第一次郑州会议。在听取部分省委负责人汇报后,毛泽东提出要给“大跃进”降温。

会上,他极有针对性地批评一些错误认识。当得知有人反映可以在共产主义实现以前消灭家庭时,他明确表示:“现在不是消灭家庭,而是废除家长制。”当有人提议讨论“共产主义建设十年规划纲要”时,他明确表示:“你现在涉及到共产主义,这个问题就大了,全世界都不理解。现在的题目,我看还是社会主义。不要一扯就扯到共产主义。”当听到在10年内钢产量达到4亿吨,机床1000万台,煤40亿吨,粮食亩产由原定的400斤、500斤、800斤分别提高到4000斤、5000斤、8000斤时,他采取了谨慎的态度:“我看这个文件要发表,要过了苦战三年之后。”“这是内部盘子,不写在文件上吧!”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