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毛泽东第一次写情诗“虞美人”送给妻子杨开慧

绘画作品:毛泽东与妻子杨开慧(资料图)

绘画作品:毛泽东与妻子杨开慧

本文原载于《新湘评论》杂志2013年第07期

“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夜长天色总难明,寂寞披衣起坐数寒星。晓来百念都灰尽,剩有离人影。一钩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这是毛泽东第一次填写婉约派爱情诗词,而且是写给他最爱的人杨开慧的。

1923年毛泽东回湖南,在小吴门附近的清水塘22号住了很短时间,又要赴广州。杨开慧挽手相送,毛泽东强抑感情,赋诗安慰:“挥手从兹去。更那堪凄然相向,苦情重诉。眼角眉梢都是恨,热泪欲零还住……”

1957年初,毛泽东的18首诗词在《诗刊》上公开发表后,立即在全国诗坛引起了强烈反响,全国人民纷纷诵读。一天,毛泽东闲着抽空,正在中南海菊香书屋慢慢回味自己重新发表的诗词。这时,卫士长李银桥送来一封从长沙寄来的信。毛泽东见是家乡来信,接过来就匆匆地打开看了起来。

原来是他和杨开慧年轻时的好朋友、曾是新民学会会员的柳直荀的夫人李淑一写来的。信中除了谈对毛泽东新发表的18首诗词的看法外,特寄来她自己在30年代填写的一首怀念丈夫柳直荀的词,请毛泽东指正。同时,李淑一还向毛泽东索要他当年写给杨开慧的那首《虞美人·枕上》。李淑一说,我只记得前两句“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了,为了对亡友的永恒怀念,请您把那首词完整地抄写给我。

读着老友李淑一的来信,毛泽东的思绪又回到了30多年前那段艰难而又甜蜜的岁月。

当时,为了领导“驱张”运动,毛泽东到了北京。正是这次北京之行,他收获了爱情,与杨开慧正式确立了恋爱关系,而且也得到了恩师杨昌济的默认。那时候,在北大红楼小道的树阴下,在陶然亭湖畔,在紫禁城外的护城河边,在“驱张”的游行队伍里,都留下了他们的身影。

一天,他们又在陶然湖畔散步,杨开慧小鸟依人般地挽着毛泽东的手,边走边向毛泽东诉说着自己的情感。过了一会儿,毛泽东笑着问:“听你的朋友说,你爱作诗,最近有什么大作,可否诵给我听听?”

杨开慧听后回答说:“一定是淑一告诉你的吧!是的,我很喜欢诗,但做得不好,不过,前不久,为了答谢我哥哥的女友李崇英送我菊花,我是尝试着写过一首诗回赠她,现在我可以念给你听听。”

说着,杨开慧呤诵起那首诗:“高谊薄云霞,温和德行嘉。抽赠娇丽菊,今尚独开花。日夜幽思永,楼台人幕遮。明年秋色好,能否至吾家?”

毛泽东听后连连拍手称妙:“写得好啊,你是要崇英早一点嫁到你家,做你的嫂子吧!霞,你说这首赠给我是不是也很合适啊!”

听了毛泽东这句话,杨开慧心里甜滋滋的,小声地说:“润之哥,你可别笑了,你是作诗高手,什么时候送我一首?”

毛泽东略停思了一会儿后,非常肯定地说:“霞姑,到时我一定为你作一首。”

然而,就在这后不久,毛泽东的恩师和准岳父、杨开慧的父亲杨昌济却因病逝世了。毛泽东处理好恩师的后事后,先到上海,送第二批湖南籍赴法勤工俭学的青年起程,并特地拜访了陈独秀后才回到湖南。

回长沙后,毛泽东立即为筹建长沙俄罗斯研究会、湖南文化书社等事项日夜奔波,一直抽不出时间实现为自己心爱的人写一首诗的诺言。就在这年冬天,杨开慧以“不作俗人之举”的勇气,没要彩礼,也没坐花轿,更没有举行任何仪式,就独自提着一个皮箱,装了一些衣服和日常用品,与毛泽东自由地结合在一起。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