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揭秘:毛泽东巧妙布局应对林彪一伙的政变阴谋

毛主席又说,庐山这件事,还没有完,还不彻底,还没有总结。

不出毛主席所料,在庐山会议上遭到挫败的林彪一伙不但不思悔改,反而开始了谋害毛主席、策动反革命武装政变的阴谋活动。

1971年2月,林彪、叶群和林立果在苏州密谋后,派林立果到上海,召集“联合舰队”的主要成员周宇驰、于新野、李伟信在秘密据点开会,从3月21日至24日,制定了反革命武装政变计划——《“571工程”纪要》。31日深夜,林立果在上海召开了有江腾蛟、王维国、陈励耘、周建平参加的所谓“三国四方会议”,指定南京以周建平为头,上海以王维国为头,杭州以陈励耘为头,江腾蛟“进行三点联系,配合、协同作战。”

在毛主席此次南巡期间,林彪一伙千方百计刺探毛主席的行踪和毛主席同沿途各地负责人的谈话内容。9月5日,广州部队空军参谋长顾同舟听到毛主席在长沙谈话内容的传达后,立即密报给林立果。6日,武汉部队政委刘丰违背毛主席的叮嘱,把毛主席在武汉的谈话内容告诉了陪外宾到武汉访问的李作鹏,李作鹏当天回到北京就告诉了黄永胜,当晚,黄永胜又将毛主席的谈话内容密报给在北戴河的林彪和叶群。

林彪、叶群、林立果等人在接到顾同舟、刘丰的密报后,感到自己暴露无遗了,决计铤而走险,对在旅途中的毛主席采取谋害行动。

9月7日,林彪指示林立果,向“联合舰队”下达“一级战备”的命令。

9月8日,林彪写下手令:“盼照立果、宇驰同志传达的命令办。”

这样一来,危险便时刻向毛主席逼近。当时,陈励耘掌握着杭州的警备大权,直接指挥毛主席住所的警卫工作。我们住在杭州,无异于进了虎穴。

在九届二中全会上,毛主席已识破了林彪的阴谋。这次南巡,毛主席从北京到杭州沿途同当地负责人的谈话中又了解到叶群、林立果进行阴谋活动的一些情况。9月8日晚上,毛主席又得到新的消息说:杭州有人在装备飞机;还有人指责毛主席的专列停在杭州笕桥机场支线碍事,妨碍他们走路。这种情况,过去是从来没有的。一些多次接待过毛主席的工作人员,在看望他老人家时也反映了一些可疑的情况。毛主席当机立断,采取措施,对付林彪一伙的阴谋,首先把我找去,提出要把专列转移。

我问毛主席,专列是向后转移,还是向前转移?向后是转到金华,向前是转到上海。我还建议,他可以转向绍兴,即转向杭州到宁波的一条支线上。

上一页 1 2345678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