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开国将帅文革之痛:周恩来下令筑墙阻挡造反派(4)

 听傅崇碧说把陈再道、钟汉华、牛怀龙三人藏在吊在半空中的电梯里,周恩来不禁担心起来

1967年7月24日凌晨,武汉军区接到以中央名义发来的电报通知,要武汉军区司令员陈再道、政委钟汉华,独立师师长牛怀龙、政委蔡炳臣,武汉市人民武装部政委巴方廷等12人到北京去开会。

要他们来北京的文件是周恩来起草的,并要求工作人员用绝密电发出。同时,周恩来找到杨德中和傅崇碧,商量陈再道、钟汉华等人来京后的住宿和安全问题:“陈再道、钟汉华等人来京后住京西宾馆。告诉宾馆工作人员,一定要遵守纪律,注意保密。宾馆警卫部队不足可以增派,要绝对保证陈、钟等人的安全。”

尽管周恩来作了这样周密的部署,但陈再道等人进京住京西宾馆的消息还是让中央文革的人有意泄露了出去。他们一到,吴法宪就找到武汉军区空军的刘丰,对他说:“你们这次要旗帜鲜明,狠斗他们。”

24日中午,秘书报告周恩来:京西宾馆报告,北京文艺口的造反派数千人包围了京西宾馆,声称要找陈再道辩论。警卫部队快要顶不住了。周恩来让卫戍区第三政委黄作珍去京西宾馆向造反派宣布,限令造反派先撤出宾馆,其他问题以后再谈。黄作珍去了不一会儿就打来电话,说造反派不答应,继续向大楼冲击。周恩来又打电话让傅崇碧亲自去。

傅崇碧赶到京西宾馆时,里外一片混乱,人群汹涌,有上万人。冲进一楼的造反派把窗户都砸碎了,玻璃满地都是。傅崇碧立即重新宣布周恩来写的四条,造反派仍然不听。傅崇碧急忙上楼,在警卫人员的掩护下,把陈再道、钟汉华、牛怀龙三个人弄进一个平时很少开的电梯内,让电梯开到八九层中途悬停下来,熄了灯,而且告诉他们没听到规定的信号别出来。

造反派没抓着陈再道,赖着不走。傅崇碧怎么劝也劝不走。陈再道他们又不能在电梯里呆得太久,没办法,傅崇碧只好打电话向周恩来告急。周恩来听说陈、钟、牛三人藏在吊在半空中的电梯里,不禁担心起来:“这样保不保险?有没有办法叫造反派退去?”

“他们不听我的,我没有办法了。”傅崇碧最后说了一句,“可能还是要请中央文革的人出面。”

周恩来立即找到戚本禹,严厉地对他说:“你们必须把冲入京西宾馆的群众劝走。否则,陈再道他们被抓走了,你们去向主席作出交代,我不管了。”

戚本禹看到周恩来生了那么大的气,也不敢怠慢,立即来到京西宾馆。他一开口,造反派很快从京西宾馆撤走了。

然而,文艺口的造反派撤出京西宾馆后,“三军”造反派却立即包围了京西宾馆。事后看,“三军”造反派的行动是林彪派叶群到京西宾馆找吴法宪、邱会作等串联布置的。叶群要求“三军”造反派包围京西宾馆,“插红旗、占位子,静坐游行示威,连续搞他几天”。还要求他们到处张贴打倒陈再道、钟汉华,揪“黑后台”徐向前的标语口号。为了鼓劲,叶群让林彪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参加“三军”造反派的游行示威。她甚至亲自出马,邀江青、关锋、戚本禹等人到京西宾馆“看热闹”,让各总部、军兵种负责人陪同,乘坐几十辆小车围绕京西宾馆游行,表示对“三军”造反派的支持。

上一页 1 2345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