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开国将帅文革之痛:周恩来下令筑墙阻挡造反派(3)

 怕宋任穷等人再受冲击,周恩来指示立即修围墙

1967年1月“夺权”风暴刮起后,中央将大军区和省市一些“靠边站”的领导集中到京西宾馆住。

周恩来十分关注京西宾馆的稳定和安全。他向北京卫戍区司令员傅崇碧作了重要指示:“京西宾馆从1967年2月7日零点起,开始实行军事接管。未经北京卫戍区允许,任何人不许进入。如果有人要进的话,讲清道理,避免冲突。说明这些人(中央军委首长、各军区首长)来开会,是中央请来的。”“京西宾馆要设接待室,有问题到接待室谈。……不许冲击,不许进去抓人,不许把人揪走。卫戍区要绝对负责。”

东北局第一书记、开国上将宋任穷被安排住在六楼东头的一个套间,经常有造反派冲进京西宾馆来揪斗他。8月25日,来自东北的造反派在京西宾馆门前吵嚷着要揪宋任穷。仗着人多,一部分人从警卫战士的头顶越过,冲破警戒线,直奔六楼东头宋任穷的房间,剩下的一部分人继续与警卫部队纠缠。造反派气势汹汹地冲到六楼,有个别人趁机对宋任穷进行殴打,并把他拖到阳台上,准备用绳子将他从阳台吊下去,强行抢走。

周恩来接到报告后,立即指示傅崇碧,要他火速赶到京西宾馆保护宋任穷。傅崇碧带了两个加强连急速赶到京西宾馆,正赶上造反派往宋任穷的身上系绳子。傅崇碧立即指挥警卫部队夺回了宋任穷。

周恩来对冲击京西宾馆事件很生气,指示立即修围墙。京西宾馆现在的围墙就是那时突击建成的。

第二天深夜,周恩来把傅崇碧找来,不无担心地说:“崇碧同志,在北京的各省、市、自治区负责同志一定要保护好,不能让人揪走。现在他们住的地方也不安全了,你要想想办法,把他们转移到一个秘密、安全的地方。”傅崇碧思索片刻,说:“东高地有卫戍区两个团,一个步兵团,一个炮兵团。那个地方比较僻静,也比较安全,把他们转移到那里,您看行吗?”周恩来果断地说:“我看可以。要绝对保密,不能走漏半点风声,行动要快。”

几天后的一个深夜,傅崇碧亲自指挥转移这些老同志,秘密地来到了东高地。造反派见这些老干部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到中央文革小组去告状。

没有办法,这些人又被安排回京西宾馆。1968年4月,宋任穷又从京西宾馆转移到海运仓的总参招待所。他去时,陈再道、钟汉华、李成芳、秦基伟、甘渭汉、王必成、鲍先志、林维先、左齐等一批被打倒的领导同志已经在那里了。宋任穷同陈再道在抗日战争期间一起在冀南坚持平原游击战争,在艰苦的环境中并肩战斗,是患难与共的老战友了。两人在此相见,不禁感慨万端。陈再道对宋任穷说:“现在有些人整我整得厉害,挨过打,非要置我于死地而后快。可毛主席到武汉是保我的,也是主席下令把我从外地先接到京西宾馆的。我相信,我的问题最后一定会搞清楚的。”

上一页 1 2345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