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开国将帅文革之痛:周恩来下令筑墙阻挡造反派(2)

叶剑英回去后,立即将情况报告周恩来,要求制止批斗萧华。周恩来将情况报告毛泽东,毛泽东同意保萧华,说:“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报告?赶快制止。总政治部主任是能乱批的吗?”周恩来立即向叶剑英转达:“告诉他们,没有我的命令,萧华不能去大会作检查。”

主持会议的徐向前发现叶群等几个人发言都有发言稿,意识到他们显然是事先预谋的,是搞突然袭击。因为军委从未讨论过批判萧华的问题,老帅们也不知道江青、叶群代表谁的旨意。事关重大,所以徐向前在散会时宣布:“今天的会议要严格保密,不准外传,这是一条纪律。”但是,北京军区司令员杨勇会后在排以上干部会议上作了传达,总政治部副主任袁子钦的笔记本被造反派抢走了,所以,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的造反派晚上就抄了萧华的家。萧华听到风声,立即从景山东街寓所后门跑出,到总政治部副主任傅钟家,借车赶到西山叶剑英住所求救。

第二天上午,军委碰头会继续在京西宾馆召开。江青、陈伯达、叶群、王力等人坐在前排。江青坐在叶剑英左侧,看到萧华没有来,故意问:“总政治部主任怎么不见了?他躲到哪里去了?”

这时,萧华来了。徐向前问他:昨晚到哪里去了?萧华说了昨晚被抄家的经过。徐向前话里有话,生气地对着萧华说:“你是胆小鬼!你怕什么?他们能把你吃掉吗?”盛怒之下,徐向前拍了桌子,茶杯盖子掉到了地上。

萧华未被抓走令江青感到意外,连声音都变了调:“你,你怎么逃出来了?”陈伯达追问:“看来一定有人保护你了,是谁呀?”

一直不语的叶剑英说话了:“他昨天半夜跑到我那里去了,是我把他收留下来的。如果有窝藏之罪,我来承担!”说着,叶剑英也拍了桌子,伤了手骨。

江青等人一下子被镇住了,不敢再提抓萧华的事。

胆小的陈伯达怕萧华真有“后台”,越想越不自在,当晚写了一张纸条,通过军委办公厅电话传给叶剑英,解释说,19日下午开会,因为安眠药吃多了,讲萧华是绅士不是战士,这个话他否定,要收回。

然而,所谓“大闹京西宾馆”一说,很快被传开了。毛泽东说,“大闹京西宾馆”是相当大一件事,但地球还是照样转

1967年1月22日,听到“大闹京西宾馆”情况的毛泽东,在人民大会堂接见参加军委扩大的碰头会的高级将领们。受到冲击的将领们在此时受到毛泽东接见,尽管对“文革”仍不理解,但对毛泽东本人却充满信任和敬意,纷纷向他诉说苦衷。

北京军区的领导说:我们几个常委都被包围起来了,司令员杨勇被抓去了,还要抓副司令员郑维山。

许世友站了起来,汇报他和一些同志躲在京西宾馆仍受冲击的情况,不禁情绪激动:“他们点名要揪我,我抗议。戴高帽子是对地富反坏的,为什么对自己人也戴?我们跟主席这么久,把我们当地主一样斗,我想不通!”许世友气鼓鼓地上前一步跟毛泽东理论:“我们犯了什么罪……”西藏军区司令员张国华就站在许世友旁边,暗中扯他的衣角叫他不要说。

第二炮兵政委李天焕向毛泽东报告,说副司令员吴烈被包围了。他说:“我们现在根本不能工作。要求主席允许我们工作,有错误我们检讨。”

毛泽东习惯性地嘬着下嘴唇,看着将领们个个被整得变了样,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中国现在就像回到了分裂成八百个诸侯的战国时期。”但他还是说:“要支持造反派。他们人数少,也要坚决支持。”又说:“我们的基本方针,要站在革命左派方面。过去不介入,其实是假的。”他也批评了造反派:“军队里对廖汉生、刘志坚、苏振华搞‘喷气式’,一斗四五个小时,污辱人格、体罚,这个方式不文明。……还是按照延安整风的办法: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对青年人要进行教育。这些人不知天高地厚。他们以为一冲就行了,一冲不行就两冲。你们那些苦处,把它当作经验来对待。”

毛泽东既然这样讲了,将领们得到一些安抚,不好再说什么。

1968年10月的最后一天,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闭幕。会议后期,林彪、江青等对所谓“二月逆流”集中进行抨击。但毛泽东在闭幕的即席讲话中有所缓和:“这件事(指‘二月逆流’)嘛,要说小,就不那么小,是件大事。要说那么十分了不起呢,也没有什么了不起,是一种很自然的现象。……不是两个大闹吗?一个大闹怀仁堂,一个大闹什么?”

周恩来接话说:“京西宾馆。”

毛泽东继续说:“京西宾馆嘛。它这个大闹嘛,就证明它是公开出来的嘛,它没有什么秘密嘛。不过有些细节,大家不晓得,我也不知道。最近简报上才看到那些情况。我看倒是细节无须乎多过问,还是大纲节目要紧。那些细节呀,比如讲往来多少次呀,谈哪,在桌边上讲过一些什么小道消息呀,我看那些事情哪,倒是不需要那么看重。如果党内生活注意那些事情去了呢,把人引导到注意那些很小的细微末节,而把大问题呀反倒不大注意了,就不那么好啰。所以,我说嘛,事情是相当大一件事,不是一件小事,但是说是那样天就会跌下来呀,或者地球就不转了呀,我看也不一定,地球还是照样转。你那六七个人反对,这个地球让它不转吗?”

上一页 1 2345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