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8341部队:中央命令不清 否则十林彪也跑不掉

王兰义继续向将军楼方向走了200米,程洪珍(空司一处秘书,林立果“秘书”)驾驶另一辆伏尔加迎面过来。王兰义注意到程洪珍拉着个脸,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

林立果等三人驱车去了西郊机场工字房。林立果与在北戴河的叶群通了电话,决心启动“南下”广州的第二方案。兵分两路,林立果立即飞北戴河,第二天早上携林彪、叶群南逃广州。周宇驰留在北京总负责,由王飞(空军司令部副参谋长)组织空军司令部有关人员拉个名单,分发武器,明早从西郊机场飞往广州。同时“通知”黄吴李邱一起走,如果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不从,就绑架他们到广州。

16时30分左右,周宇驰打电话给胡萍(空军副参谋长兼空军航空兵34师党委书记),叫他到西郊机场来。胡萍正在空军总院住院,十几分钟后他坐车到了西郊机场工字房。

周宇驰开门见山:现在形势不好,首长决定9月13日离开北戴河去广州。胡萍并不觉得突然。9月8日晚叶群给吴法宪打电话,说林彪要回北京,让准备五架飞机。过去都是这样,林彪出动都是五架飞机,一架林彪坐,一架随行人员,一架拉电影机和电影片子,一架拉警卫人员,一架拉汽车。

胡萍为什么会听从周宇驰的命令,这不是颠倒上下级关系了吗?这在当时并不奇怪,周宇驰是吴法宪派去辅佐林立果的“师傅”,不离林立果左右。所以周宇驰的命令并不是周宇驰个人的,而是林立果甚至林彪的命令,胡萍能不言听计从吗?

根据以往经验,胡萍知道,专机一向只说大概时间,什么时候首长到机场了,什么时候才是起飞时间。所以前几天研究好的林彪机组在这个星期天全部在位。

18:00,有紧急任务

9月6日,256三叉戟改装完成。

9月7日,潘景寅试飞长春,接回了在长春军医院治疗小儿麻痹的大女儿潘鸶(sī)。

9月8日晚,胡萍和潘景寅研究了林彪机组名单。师副政委潘景寅担任机长,团副参谋长陈联柄任第一副驾驶,三叉戟中队长康廷梓任第二副驾驶,团领航主任李成昌任领航员,团通信副主任陈松鹤任通信员,机务分队中队长李平和机械师张延奎任机械师,特设分队副中队长邰起良任特设师,还配了空中服务员魏秀玲。各行业都是挑全师技术最好的,而且还多配了一名飞行员和一名机械师。

潘景寅、陈联柄、李成昌、李平、邰起良五人住在西郊机场,可以随叫随到。而第二副驾驶康廷梓和机械师张延奎家在城里,周六晚上已经通知他们留在西郊机场值班。通信员陈松鹤住在空军学院,距离西郊机场几步之遥,而且他刚从阿尔巴尼亚执行任务回来,就放他回了家。9月12日空军学院组织秋游八达岭,陈松鹤准备带夫人和两个儿子参加。还没有走来了电话,要他立即到西郊机场。

上一页 1 234567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