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张学良回忆西安事变 周恩来一句话就把我刺透了(2)

我为什么跑到阎锡山那儿去呢?西安事变之前,那时候,我已经跟共产党有联系。我就说“中央”呀——现在事情已经过去了,我说出来我也不怕了,“中央”糊里糊涂,他就不知道我跟共产党已经有联系了。和戴(笠)先生我们头一次见面,他说我真没想到你会这样,我说你那些特务净做些扯淡的事,你“特务”不了了。

阎锡山这个家伙是老谋深算的,他没有什么感情,讲什么同情不同情的。

有人说,西安事变,阎锡山拍了一个电报寄给我,电报里面说叫我杀掉蒋介石。我没收过这种电报,我不知道,换句话说,我记得没这事,反正我没看到。

我那个时候,你知道西安事变以后,那时候我忙得了不得,应付着各方面的事情,我差不多都好几天晚上没睡觉,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了,四面八方的。

所以后来回到洛阳,我就倒头睡觉了,累得很,太困了。

还有人说阎锡山扯我的后腿,我很生气,好像本来是大家相同的,后来又怪我不对。这事儿我不知道,那政治这个事是不一定的,他自个要留个地步,不能那么讲,明白吗?说这话是不懂这个政治。

还有,我告诉你,我还晓得,什么事都得想揭穿了!

钱大钧,好是好,但是他继续做我的参谋长,就不会有西安事变,(则)这个话不能那么说。晏道刚也不是喜欢不喜欢,钱大钧也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简单说,我那个参谋长,就是蒋先生派来的一个间谍一样,这个晏道刚是一个好人,是一个老实人,钱大钧比他油条。

所以蒋先生对晏道刚很气,他(晏)并没事前发现我的事情,那事儿他没留心,他虽然在这儿也不知道,换句话说,他也没有那么注意,他没那么多心,就是说,他是老实人么。(摘自《张学良口述历史》第三部分第62节第六章《“九一八”与西安事变》)

来源: 广州日报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