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毛泽东教卫士长写检查 江青为一句话大闹万寿路(3)

-我“供出”江青不叫做红烧肉

1952年春,我跟江青在万寿路新六所打扑克。我又出错一张牌,刚想反悔,江青已经将满把牌掷于我面前:“不打了!你为什么说我躲风?啊!”我心里咯噔一下,脸刷地变白。像听到口令似地,猛然起身立正。糟了!我心里叫苦,怎么被她知道了?

那时,全国正在开展“三反”、“五反”运动。江青又躲出去一段时间,不参加组织活动。机要秘书徐业夫问我:“为什么运动一来,江青就走?”我随口说了一句:“躲风呗。”现在,话传到江青耳朵里去了,她趁打牌机会把火发泄出来。

“对,对不起,江青同志,”我吃力地解释“我,我不是有意的。是徐秘书问我,我随口说的……”

“哼,小鬼崽子!”江青气得脸红脖子粗,一个劲喘粗气,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我又急又慌,说不出话,只好跟在她屁股后面团团转。“你这个没良心的!”江青眼里的泪花一个劲转,“我政治上保护你,你反而诬蔑我……”“我真不是有意的,我哪里想诬蔑首长……”

“不要你嘴硬!我听到的是这一句,我没听到的还不知道有多少话呢,你说,你都说了我些什么?”“没有,绝没有……再没说什么。”“没说什么?我问你,你为啥挑拨我跟李敏的关系?”“这是绝没有的事情!”“你再说一遍?你敢再说一遍?我叫你派车去接她回家。你为什么不去接?“接了,我去学校接了。是李敏不肯回来的。”

“你还挑拨我跟主席的关系!”江青尖叫起来,顿着脚,泪水流下来。我泄气地垂下头,手足无措,唉,为了那次吃红烧肉,毛泽东一再追问我,我“供”出江青不叫做,毛泽东发火,再不和江青一道吃饭。也难怪江青发这么大的火。

我看看腕上的表,已经是下午4点,毛泽东该起床了。我冷静一下情绪,尽量沉稳些语气说:“江青同志,主席该起床了,我得去照看。回头我再跟你作检查吧。”

我理理衣冠,忧思重重走进毛泽东卧室。毛泽东擦过脸后,照例靠着床栏抽烟看报。我犹豫一下,小声说:“主席,我跟江青同志吵起来了。”毛泽东自顾看报,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你为什么跟她吵?”“不是我跟她吵,是她跟我吵。”我斟酌着词句,说:“我说她躲风,她说我是政治诬蔑。是徐秘书问我,我随口讲了这个话。”我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然后解释:“主席,我真没有诬蔑她的意思啊!她还说我挑拨她和主席的关系。主席,我挑拨你了吗?”

毛泽东想了想,说:“好吧,你下去。我和江青谈谈。”

工夫不大,值班室的电铃又响了。我蹦起来就朝毛泽东卧室赶。江青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看来问题不好解决哟。”毛泽东仍然斜靠在床上吸烟。望着我慢条斯理地说:“光靠我帮忙还不行,看来你得写检查,不写检查问题解决不了。”

“怎么写?”我犯愁地问。“你怎么说的,就怎么写嘛。”“她说我政治上污蔑她,我没这个意思。”“那就写没这个意思。”“她说我挑拨她和李敏的关系,我没有。”“那就写没有。”“她说……就这么写检查?”我忽然觉得不妥。

毛泽东笑了,指点我说:“叫你学习你不爱学习,连个检查也写不来,以后我看你还学不学习?”我难为情地跟着毛泽东笑。“这么写,我教你。”毛泽东伸左手作纸,伸右手食指作笔,比画着说:“写要写我们两个人的名字,写主席、江青同志,写到抬头上,点两个点,就是冒号。然后另起一行。躲风的话说了,承认,要检查说的不对,要道歉对不起。再写个但是,在但是后面多做文章。话是说了,但是没有搞政治诬蔑的意思。至于挑拨,根本不存在。去接李敏了,李敏不回来。交待的事办了,只是没办成。以后交待的事一定努力争取办成。检查写完先交我看。”“谢谢主席。”我赶紧回自己屋写检查,怕时间久了忘记毛泽东教的话。

◎本文摘自《走下神坛的毛泽东》

来源:中国网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