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毛泽东教卫士长写检查 江青为一句话大闹万寿路(2)

“嗯,三八式,当卫士,进步是慢了些。就这一个原因吗?还有没有别的原因?比如说,在恩来那里当卫士就愿意,来我这里……”“没有,绝没有那个意思!”我叫了起来。并且急出了汗。“我一直想到部队去,我在周恩来那里已经干过一段,他了解我的情况,形势缓和后提出走的要求也容易。如果到主席这里来,怎么好刚来就提出走?”

“你怎么知道我会不放你走?”“主席……恋旧。”“哈哈哈,”毛泽东笑了,“小鬼,什么时候把我研究了一番?嗯,可是我喜欢你呢,想要你来呢。怎么办?总得有一个人妥协。”“那就只好我妥协了。”

“不能太委屈你,我们双方都作一些妥协。”毛泽东认真地望着我说:“三八式,当我的卫士,地位够高,职务太低。我给你安个长,作我卫士组的组长。”毛泽东略一沉吟,做个手势:“半年,你帮我半年忙,算是借用,你看行不行?”“行。”我用力点头。

后来据传,毛泽东在与我谈话前,已经听说了我不愿干的消息。他当时怔了怔,忽然把手朝外一指,大声说:“你们不要研究别人了,我就要他!”

◎放在鲜花丛中的李银桥的遗像

-毛泽东抱紧我放声大哭

1962年,我要离开毛泽东去天津工作了。

我站在毛泽东床前,他用一只手握住我的手,另一只手在我手背上轻抚。就这么无言地守着,谁也不说话。

我先哭了。我一哭,毛泽东立刻也落泪了。我抽泣着说:“当初我不愿来,你借我来,现在我不愿走,你又撵我走。你这不是难为我吗?”毛泽东流着泪叹息:“我也舍不得你走啊。我和我的孩子,一年见不上几次面。只有我们是朝夕相处,你们比我的孩子还可亲。可是,我得为你的前途着想,我不能误你的前途。卫士长,地位够高、可也只是团级干部,职务低了。”

“我不嫌低,我不要离开你。”我哭出了声。毛泽东用手一拉,把我一下子揽入怀中,抱紧我放声大哭:“银桥,我死以后,你每年到我坟前来……看看。”他不停地用手拍打我的后背,说不出一句完整话。我怕他哭伤身体,先禁住自己哭,再去劝他。一句话没劝完,我自己早又哭出了声。

几天后,我终于洒泪离开了毛泽东。

-一生中最香的半条鱼

除红烧肉外,毛泽东也爱吃鲤鱼。在陕北住杨家沟时,贺龙托人给毛泽东送来几尾鲤鱼。恰好江青去河东接李讷回来,当时看李讷的阿姨就是后来成为我妻子的韩桂馨。

记得伙房周师傅做了两条鲤鱼,江青考虑毛泽东天天吃黑豆,用脑又多,很缺营养,就把一条大的给毛泽东吃,她和李讷吃那条小鱼。

当时,我侍立毛泽东身边,韩桂馨照顾李讷。李讷一直随韩阿姨吃大食堂,天天顿顿是煮黑豆,看见鱼自然很馋。江青给她夹一口,将筷子倒过来又给阿姨夹一口。阿姨不吃,李讷不答应。阿姨只好跟李讷一起吃。江青就用筷子一人一口地给她们俩分光了那条鱼。我看到阿姨眼里含了泪。那时还是很有革命情谊的。

毛泽东并不给我夹鱼;他独自一边看文件,一边想事情,一边吃鱼和黑豆。我也并没想吃那条鱼。可是,毛泽东站起来了,指指盘子:“银桥,吃掉它。“我,我不吃……”“我没有病,那一面还没动过么。”“不是那个意思。留着主席晚上吃……”“不要剩,我不吃剩鱼。”毛泽东说罢便走了。

江青匆匆吃掉碗里的黑豆,招呼阿姨和李讷都走了。他们有意留下我一个人,免得不自在。

那条鱼,毛泽东只吃了一面,另一面的肉丝毫没动。那半条鱼是我一生中吃得最香的半条鱼。毛泽东不是不吃剩鱼,此前此后我都见过他吃剩鱼。他就是为了叫我吃,因为那段时间生活太苦了。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