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陈独秀为何拒绝接受中共条件不愿恢复党籍(3)

核心提示: 毛泽东张闻天提出陈独秀回到党内的条件:公开放弃并坚决反对托派全部理论与行动,承认加入托派之错误;公开表示拥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陈独秀闻知很不满,说:“我不知过从何来,奚有悔!”

陈独秀这种威武不屈,富贵不淫,贫贱不移的高贵品质,受到人们普遍的崇敬,也保持了他的一世清白,如他当时赠友人题写的一首于谦的诗那样:

千锤万凿出名山,烈火焚身只等闲;

碎骨粉身都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在政治思想上,陈独秀继续沿着自己独特的思路走下去,从而提出许多至今仍难以评判的一系列特殊见解,在当时也引起颇多争议。这就是他逝世后被他的学生何之瑜收编在《陈独秀最后的论文和书信》中的陈独秀“最后见解”,主要集中在民主与专政、战争与革命,以及与此相关的中国与世界前途的问题上,具体内容是:

(一)民主主义是“超时代”、“超阶级”的,是“每个时代被压迫的大众反对少数特权阶层的旗帜”;“资产阶级民主和无产阶级民主,其内容大致相同,只是实施的范围有广狭而已”。未来世界,民主主义最终将战胜各种专制独裁制度,实现“无产阶级民主制以至全民民主制”。

(二)斯大林滥杀无辜的罪恶,是无产阶级专政制度决定的;“布尔什维克与法西斯是孪生儿”;“任何独裁制都和残暴、蒙蔽、欺骗、贪污、腐化的官僚政治是不能分离的。”没有民主主义就没有社会主义,苏联早已不是社会主义。

(三)大战中不能引发革命,殖民地不能获得解放独立,最好的前途是做英美帝国主义的殖民地或半殖民地。“此次若是德俄胜利了,人类将更加黑暗至少半个世纪,若胜利属于英法美,保持了资产阶级民主,然后才有道路走向大众民主。”

原先,陈独秀反对斯大林不反对托洛茨基,更不反对列宁和马克思,不反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现在,托洛茨基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的核心——“无产阶级专政”理论被否定了,于是他就逻辑地放弃了这个信仰。1941年12月23日,他在给郑学稼的一封信中说:“列(宁)托(洛茨基)之见解,在中国不合,在俄国及西欧又何尝正确。弟主张重新估定布尔什维克的理论及其人物。……在我自己则已估定他们的价值。……弟久拟写一册《俄国革命的教训》,将我辈以前的见解彻底推翻。”于是他就接受了胡适赠给他的“终身反对派”的“桂冠”。

50多年过去了,陈独秀上述论断有些被证明是错误的,有些则是英明的预见。由此表明,陈独秀不愧是一位伟大的思想家。但是在当时,陈独秀上述思想言论,首先遭到上海托派中央的激烈批判。托洛茨基得讯后,为了解决双方的矛盾,曾多次要求格拉斯设法把陈弄到美国去,参加第四国际的领导工作。但是,陈独秀表示祖国在危急中,自己应该留在国内为祖国的独立和解放而奋斗,拒绝赴美。因为尽管他在政治上受到无数的打击和失败,生活上又如此的艰苦,但祖国山河的壮美和人民的朴实勤劳,依然使他产生深深的眷恋之情,如他在赠同乡好友胡子穆诗中所表达的那样:

嫩秧被地如茵绿,落日衔天似火红。

闲依柴门贪晚眺,不觉辛苦乱离中。

同时,国民党政府认为他攻击斯大林的言论,有碍联苏抗日的外交,因此,报上刊登陈写的《战后世界大势之轮廓》一文后,当局就禁止再刊登该文的下篇。已经排除了王明影响的中共中央,认为陈独秀虽已离开了党,但毕竟当过几年党的领袖,于是就托陈的朋友朱蕴山等去说服他,请他到延安去养老,不让他再在外面“胡说八道”。但是,他说,中共中央里没有他可靠的人了,大钊死了,延年死了,他也“落后”了;“他们开会,我怎么办呢?我不能被人牵着鼻子走,弄得无结果而散”。

1942年5月27日,陈独秀在四川江津一个偏僻的山村里寂寞病逝。

来源:人民网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