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江青到底是不是叛徒?起底江青往事(3)

核心提示: 《复查结果》指出:“徐明清同志和江青的关系问题,经中央组织部核实,徐明清同志在延安给江青写的证明材料并未证明江青在上海北新泾有党的关系,与其他同志所写的证明材料是一致的,是实事求是的;

兆丰公园,江青遭遇第一次被捕

1934年初,徐明清等组织“晨更工学团”的教员、学员参加了抗日救亡的游行示威,引起警方注意。俞启威很快意识到有再次被捕的危险,于是决定和江青一道离开上海去北平暂避。徐明清由于身份暴露,也很快离开了“晨更工学团”,去上海浦东办女工夜校。

俞启威和江青到北平后,曾在几所大学当旁听生。但没过多久,因生活难以维持,江青就独自返回上海来了。

江青回到上海时,徐明清已去浦东的女工夜校工作。经基督教女青年会劳工部的介绍,江青被安排在该会在小沙度路办的一个女工夜校里当教员。

正是这次在上海期间,江青遭遇了她人生的第一次被捕。

据徐明清回忆,江青是在和人接头时被捕的。

有一天,江青走在街上,忽然看见一张熟悉的面孔,她惊呆了!那人也认出她来,喜出望外。

此人名叫乐于泓,平常大家都叫他“阿乐”,是中共地下党员,当年在青岛和俞启威、江青一起参加革命活动。在俞启威突然被捕时,是阿乐帮助江青逃出青岛,送上船的。

他乡遇故知。形单影孤的江青见到阿乐自然非常兴奋。她当即和阿乐找一僻静处细谈。此时阿乐担任共青团中央的交通员,公开身份是一家邮局的出纳员。此后,他们有了比较多的往来。

1934年9月的一天,江青请阿乐为女工夜校的演出拉琴,两人约好在兆丰公园见面。然而这时,阿乐已被特务跟踪。

兆丰公园即现在的中山公园。那时,公园有两个门,其中一个门一出去便通往英租界。阿乐在跟江青见面后,发觉有人跟踪,知道情况不妙,当即与江青分开走。阿乐熟悉那里的环境,飞快地从那个通往英租界的大门出去,进入租界,甩掉了特务。

江青没有阿乐那么幸运,被特务在另一个大门口截住,从而被捕。

在看守所里,江青遇到了一名她教过的学员,此人在江青被捕后十多天即获释。江青托她带口信给基督教上海女青年会劳工部总干事钟绍琴,钟绍琴很快把消息告诉了徐明清。

江青被捕后,既无叛徒指证,也没有任何证据,被关押了两个月,警察局经数次审讯后,认为从她身上得不到任何有价值的口供,遂允许保释。

当时正式出面保释江青的是上海公共租界华人教育处处长、中国著名教育家陈鹤琴,以及公共租界公董局的何德奎。有了他们出面保释,1934年冬,江青得以释放。

徐明清带出狱后不久的江青回到浙江老家,并为她看病

江青被保释出狱后不久,徐明清收到了俞启威从上海寄来的一封信。原来俞启威从北平又回到上海,住在亲戚家里,江青也暂住那里。俞启威在信中说,江青出狱后心情一直很沉重,郁郁寡欢,希望徐明清能去看看她,并留下了他亲戚家的地址。

徐明清向组织上征求意见,在得到组织的同意后,徐明清去了俞启威的亲戚家。在那里,徐明清见到了俞启威和江青。当时江青无处落脚,无奈之下只得在这里借住。

徐明清见到江青时,发现她的身体状况非常不好,正在发低烧,脸色很难看,还有点神经质,说话声音忽高忽低,时快时慢。显然,她是在狱中受到了刺激,精神有点不大正常。因刚刚被保释,她还得定期向警察局汇报自己的情况。

就在这时,徐明清接到了家中的电报,母亲病重。徐明清向组织上告假,回乡探望母亲。组织上说,你把李云鹤也带上吧,避一避风头。

于是,徐明清买了两张船票,带江青离开了上海。走的那天,俞启威到码头送她俩上船……

徐明清的父亲是位中医,家中有几亩薄地,几间小屋。母亲虽得了伤寒病,但精神尚好。在故乡,徐明清和江青同住一间小屋。

江青初来时,每天仍发低烧,双颊红晕,不停地咳嗽。徐明清请父亲为江青看病,经父亲诊断,说她得了肺痨。

徐明清的父亲给江青用了一些中草药后,江青的身体渐渐有了好转。正巧,徐明清有一堂侄回家结婚,他是北平医学院西医专业的学生,徐明清也请他为江青看病。他说江青确实得了肺痨,要徐明清到县城给江青买一些西药。就这样,经过中西医结合治疗,江青的身体康复很快。

在那段日子,徐明清每天中午陪江青出去散步,晒太阳,江青闲时就打打毛衣,聊聊在上海的人和事。江青还和徐明清谈起了许多她小时候的故事,也讲她学戏演戏的辛苦和趣事,还讲到了她和俞启威如何认识和热恋的。就在这样散淡娴静的日子里,江青的心情一天天开朗起来,身体也很快恢复起来。

俞启威不时给江青寄来书信,谈他的想法和打算。从信中,江青得知俞启威已去了北平。

一天,江青又接到了俞启威的信。信中说,如果她身体精神比较好的话,希望她赴北平和他一起过年。江青看到这封信后很愉快,便找徐明清商量,说自己现在身体已经恢复了,想离开这里去北平找俞启威。还希望徐明清能和她一起先去上海。

当时就要过年了,母亲的病还未痊愈,因此徐明清想,还是留下来照顾母亲,并陪伴母亲过完年再说。

这样,江青只好单独离开临海县。她没有路费,俞启威也没有寄钱来,徐明清从家里给她拿了一些路费和路上吃的干粮,并一直把她送到了临海汽车站。

江青走后,从北平给徐明清来过信,告诉了她在北平的地址。

一个多月以后,徐明清见母亲的身体已基本康复,便也离开故乡前往上海。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