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江青到底是不是叛徒?起底江青往事(2)

核心提示: 《复查结果》指出:“徐明清同志和江青的关系问题,经中央组织部核实,徐明清同志在延安给江青写的证明材料并未证明江青在上海北新泾有党的关系,与其他同志所写的证明材料是一致的,是实事求是的;

江青的身世和来由之谜

天天生活在一起,徐明清和江青慢慢熟悉起来。当时江青一头短发,从不涂脂抹粉。徐明清记得,江青那时很活泼,教唱歌、演戏,跟女友们相处得不错。

可是一回到小阁楼里,江青往往就判若两人,常常独自唉声叹气,久久凝视着北方,一言不发。徐明清看出她有心事,但又不便直接问她。有时,江青从身边掏出一封信,细细地看,看完又收起来。

很偶然,有一次这封信掉在了小阁楼的地板上,徐明清拾了起来。出于好奇,也出于关心,她打开了这封信,一边看,一边不由得大笑起来。

许多年过去了,但徐明清仍记得,那封信的开头称呼是“进子”两字(江青原名李进孩,又叫李进),落款是“小俞”。虽然时隔70多年,信的原文大多不记得了,但信中有一句,徐明清印象很深:“你是我心中的太阳。”一看这封信,徐明清明白了江青为什么苦闷。

当徐明清把信交还给江青时,问起了“小俞”,江青也道出了心里话。“小俞是我的爱人。这封信,是我们谈恋爱时,他写给我的。我们结婚以后,他被捕了,我不知道他现在究竟在哪里,非常想念。”

徐明清好言劝慰了江青一阵,要她不要过分担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但当时徐明清对江青的身世和来“晨更工学团”前的经历并不清楚,后来才知晓了这些。

1914年,江青出生于山东诸城东关一个手工业者家庭,乳名李进孩。上小学时,校长给她取名“李云鹤”。她父亲李德文以木匠为业,在县城开了个木匠铺。李德文娶了两个妻子,李云鹤为庶出。

1926年,江青的母亲带着12岁的女儿投奔亲戚,后随亲戚来到了济南。为了长久生计,江青在济南报考了山东省实验话剧院,并学习了话剧和古典音乐等。在这里,她结识了当时颇具声望的剧院院长兼青岛大学教务长赵太侔。一年多后,在北平演出受挫的江青不得已返回济南,通过赵太侔的关系,进入青岛大学图书馆当了一名管理员,同时在中文系旁听。

就在这时,青岛大学物理系的一个19岁男生,走进了江青的视野,他就是赵太侔的妻弟俞启威。

赵太侔之妻俞珊,是当时中国话剧界的明星,“南国社”成员。学了一段话剧表演的江青对俞珊很羡慕,经常去看望、请教俞珊。在俞家邂逅了俞珊的弟弟俞启威,并和他坠入了爱河。

“九一八”事变后,中国各地掀起了反对日本侵略、反对蒋介石“不抵抗主义”的浪潮。俞启威领导青岛大学的学生参加罢课、去南京请愿,成为青岛学运的领袖人物,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俞启威的行动直接影响了江青,她的思想也渐渐趋向激进,不久也加入了青岛左翼演员同盟——“海鸥剧社”。这时,俞启威和江青从热恋转而同居。

此后不久,俞启威担任了青岛大学中共地下支部的书记,后来又担任了中共青岛市委宣传部部长。1933年2月,经俞启威介绍,江青加入了中国共产党。7月,由于叛徒告密,俞启威被逮捕,江青被迫逃往上海。

到上海后不久,江青便向与田汉熟识的俞珊请求拜见田汉,并投奔到田汉的门下。

在田汉家暂住了些日子后,田汉让他的弟弟田沅照顾江青。田沅向哥哥建议,把江青安排到“晨更工学团”去工作,江青也同意了。于是,才有了田沅陪同江青来“晨更工学团”的一幕。

1933年冬天,一位穿棉袍的青年来到“晨更工学团”找李老师,他就是刚从监狱被保释出来的俞启威。俞启威来到上海,并从姐姐俞珊那里得知江青的信息,便径直来找江青。

徐明清见江青和俞启威相亲相爱,又无处安身,就想方设法给他们让出了一个房间,让她们暂时有个栖身之所。后来,俞启威找姐姐帮忙,在静安寺附近租了一间小屋,他和江青一道搬了过去,但那时江青仍在“晨更工学团”教课。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