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毛泽东与刘少奇的矛盾真相揭秘

核心提示: 在这里,刘源虽然没能避开审查和批斗,还两次锒铛入狱,被打成反革命而“劳动改造”,但“比北京的境遇好多了”。1982年夏,刘源大学毕业。按说,刘源本可留在大城市安排一份好工作,但他心中早有打算:重新回到农村去,在农村的最基层经受锻炼,为改变农村的落后面貌出力。

有人认为,“毛与刘、邓矛盾源于八大”是“西方的一些人”根据“中共八大通过的党章在对党的指导思想的表述中,没有提到‘毛泽东思想’”所作的“猜测”。(李捷:《毛泽东与中共八大》,载叶匡政编:《大往事:纵横历史解密档案》,中国文史出版社2006年版,第8-9页)其实不然。

事实上,“毛与刘、邓矛盾源于八大”一说,恰恰出于毛泽东本人之口。1967年11月5日,在与中央文革成员谈关于党的九大和整党问题时,毛泽东明确地说:“刘、邓互相合作,‘八大’决议不通过大会主席团,也不征求我的意见就通过了。刚通过,我就反对。”(毛毛著:《我的父亲邓小平:文革岁月》,中央文献出版社2000年版,第62页)可见,毛泽东虽然为中共八大的召开,主要抓了若干大事,“对各项重要文件作了认真的修改”(李捷:《毛泽东与中共八大》,载叶匡政编《大往事:纵横历史解密档案》,中国文史出版社2006年版,第3-8页),但他对刘、邓的一些做法,还是心存不满。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据《毛泽东传》介绍,决议中关于我国国内的主要矛盾有这样一句话:“这一矛盾的实质,在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已经建立的情况下,也就是先进的社会主义制度同落后的社会生产力之间的矛盾。”这句话在决议的历次修改稿上都没有,9月27日凌晨大会主席团常委会通过的稿子上也没有,是在大会闭幕式开会前临时加上的。“急急忙忙地送毛泽东看过,就印发大会了。”(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传》(1949-1976)上,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年版,第537页)看来,毛泽东说的“决议不通过大会主席团,也不征求我的意见”,就是指这件事。

李捷先生认为,在中共八大前后,毛泽东在“社会的主要矛盾”等“这些问题上的思路,同中共八大的决议,在当时是基本一致的”。然而事实是,八大闭幕不久,毛泽东对决议中的这一句话的提法就表示“怀疑”。(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传》(1949-1976)上,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年版,第537页)据王光美回忆,当年国庆节,在天安门城楼上,毛泽东对刘少奇说:八大《决议》关于我国主要矛盾的提法不正确。(黄峥执笔:《王光美访谈录》,中央文献出版社2006年版,第166-167页)这时距八大闭幕才4天。

(刊于《书屋》)

沈志华:中共八大为什么不提“毛泽东思想”

关于中共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的研究,是一个热门题目。对此,中国学术界和中共本身比较一致的看法,是认为中共八大提出了一条正确的路线,而把此后20余年内中国激进和极端的发展道路及其后果,归结为对八大路线的背离,同时又把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的改革开放与八大连接起来。[1]这种理解,大致说来是符合历史实际的,但作为历史研究者必须回答的问题是,为什么八大开过不到一年,为全党和全国人民拥护的八大路线就被抛弃了呢?历史存在惯性,那么在八大路线中,有哪些地方保留了“革命传统”,而恰恰在这些地方为后来中共的激进和极端政策埋下了伏笔?这个问题正在成为学术界关注的热点。本文选择其中一个虽然不大却很重要的方面——关于“毛泽东思想”的提法以及当时风靡社会主义阵营的反对个人崇拜问题进行考察,希望为寻找答案做些努力。

中共八大期间有一件事十分引人注目,就是在所有大会文件和发言中取消了“毛泽东思想”的提法。把毛泽东思想作为中共的指导思想,是从中共七大正式宣布的。七大通过的党章明确写着:“中国共产党,以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与中国革命的实践之统一的思想——毛泽东思想,作为自己一切工作的指针。”[2]然而,在八大党章中却删去了“毛泽东思想”的提法,只提“中国共产党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作为自己行动的指南”。[3]此外,在刘少奇的政治报告、邓小平的修改党章报告和八大决议中,都没有出现“毛泽东思想”一词,甚至所有的大会代表在发言时也不约而同地都不提“毛泽东思想”。

上一页 1 2345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