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1945年彭德怀提醒毛泽东:谁独断专行就是犯罪 (2)

核心提示: 一、追求真理勇为前驱   追求真理,勇为前驱,是彭德怀优秀崇高的政治思想品格的核心。他说:“你毛泽东,我彭德怀,他周恩来,我们在党内都要自觉接受党的监督和约束,办任何事情都要从党和人民的利益出发,我们谁也不能头脑发热,独断专行,随心所欲。

建国以后,彭德怀作为党、国家和军队的高级领导人,地位的变化,责任的重大,使他对真理的追求和坚持更为执著,勇为前驱的优秀品格更加大放异彩。他时刻把党、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装在心里,为了新中国的稳定与安全,为了党的领导的正确与坚强,为了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健康发展,他把个人的荣辱得失一概置之度外。赴朝指挥作战,他深知这直接关系着中朝两国的前途和命运,并且在个人名誉上也要担较大的风险,但为了崇高的国际主义,为了保家卫国,他在别人临阵抱病推辞后勇敢受命。庐山会议上,为了能够使党内已经滋长起来的“左”倾错误得到纠正,他痛陈己见,勇敢上书,以自己的胆识和灼见,告示国人,提醒全党,不愧为党内“第一声”。

更为难能可贵和令人敬佩的是,在他上书遭到错误批判,被撤销行政职务后,他不仅没有消沉,没有退缩,反而更加坚定了自己的追求和志向,坚持和捍卫真理的信念愈坚。为此,他忍辱负重,潜心读书,刻苦钻研理论,尤其是精心研究、不倦探索中国经济建设的理论和道路问题。他表示:“不弄通社会主义经济规律死不瞑目。”(闻佩:《有关〈彭德怀自述的一些情况》,载《党史研究资料》第4辑,四川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他阅读了大量的马列原著和许多哲学、政治经济学著作,并深入实际,作了大量的调查研究,形成了他在经济建设方面的一些卓越思想和独到的见解。实践证明,彭德怀关于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一些观点是完全正确和富有先见的。“文化大革命”开始后他被“造反派”从西南“大三线”绑架回京批斗,而后被长期关押直到逝世。这期间他不断遭受着肉体摧残和精神折磨,虽身陷囹圄,但在“囚禁”中却仍然矢志不移,继续刻苦学习研究经济理论,探索中国经济建设的规律。他多次要求专案组:“我希望你们在审查期间,再给我认真读书的机会。革命的人生,就是学习和工作、工作和学习的循环往复的过程,还有其它吧?没有了!”(丁隆炎:《最后的岁月》,四川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11页。)彭德怀就是这样,为了追求、坚持和捍卫真理,百折不回,九死未悔,直到生命的最后一息。充分反映了他为真理和正义赴汤蹈火、勇为前驱的英雄本色。

二、求真务实崇尚实际

工作作风是一个人政治思想品格的鲜明反映。彭德怀优秀崇高的政治思想品格反映在他的工作作风上,就是一切从实际出发,不唯书,不唯上,注重调查研究,求真务实,实事求是。这在党内可谓众口皆碑,堪称典范。

遵循实践标准,坚持调查研究,深入实际考察和了解问题、解决问题,是彭德怀的一贯作风。在战争年代,为了能够准确无误地实施作战指挥,彭德怀从不满足于从电话里和地图上了解情况,总是尽可能地亲自进行一些侦察。因此,他经常亲临前线,实地察看地形敌情,以便做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他反复告诫各级指挥员:“带兵打仗一定要做到知己知彼,来不得半点主观主义。”(载《彭德怀在西北解放战场》,陕西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91页。)“光靠地图是指挥不好战斗的。只有迈开双脚,走上第一线,真正洞察敌我情势,才有指挥权。”(载《彭德怀罗瑞卿体察实情敢讲真话》,军事谊文出版社1993年版。第84页。)抗日战争中,彭德怀作为八路军副总司令是我军的一位统帅,但在“百团大战”中,他仍然亲临前线指挥。解放战争中,他作为一个野战军的司令员,在前线亲自侦察的事例更多。在粉碎国民党重点进攻的陕北战场上,他指挥只有敌人兵力十分之一的西北野战军,在人力物力都极端困难的条件下,打的那样得心应手,连战皆捷,痛快淋漓,这是同他勤于亲临前线调查研究,及时解决问题,又善于从实际出发,灵活运用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的作战方针密不可分的。

战争年代的彭德怀敢于横刀立马,能征惯战,所向披靡,原因固然是多方面的,而注重亲临战场调查研究,善于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乃是其中之重要原因。

1952年彭德怀从朝鲜战场回国,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而后又于1954年9月出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国防部长。职务变了,环境变了,但他遵循实践标准,深入实际考察和了解问题、解决问题的作风没有变,而且更加成为他的自觉行动。他讲:“我们应该了解,群众的实践活动是知识的源泉,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只有深入实际,才能发现实际中存在的困难和矛盾。只有深入实际,才能发现条令、制度、命令、指示的正确程度,才能找到修改它们的根据,只有深入实际,才能发现和亲自体会群众所创造的新事物和它的意义。”(《彭德怀同志在党的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发言》,1956年9月18日。)为了加强我国的国防建设,彻底改变我国百年多来“有边无防”的状态,确保祖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安全,他坚持亲自到沿海各地实地勘察,仅两三年内,他的足迹就踏遍了祖国1.8万公里的海岸线和主要岛屿,为我国国防规划的制定取得了可靠依据。这种深入实际考察和了解情况的自觉行动,还突出地表现在他对经济建设工作的关注与领导上。他力主经济建设工作必须面对现实,脚踏实地,决不能不顾实际。1958年“大跃进”期间,他到过东北、内蒙、青海、甘肃、陕西、湖北、湖南、江西等地考察,在许多人头脑发热、大唱高调的时候,彭德怀则依据考察结果唱低调。他认为:1958年在计划工作方面是不够实事求是;“基本建设项目过多过急”;“在发展钢铁工业上,也有一定的片面性”;至于农业,“平均每年能够增长百分之七就算不错了”。并指出“人有多大胆,地就有多大的产”等盛行的说法,是“纯主观主义的口号”。(载《彭德怀自述》,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270-273页。)这样的低调,正反映了彭德怀不唯书、不唯上,求真务实,崇尚实际的精神。也正是这种精神,使庐山会议上那一幕的出现在所难免。

不唯书、不唯上,崇尚实际的彭德怀在上书遭批判、被罢官之后,依然求真务实,深入基层,调查研究,大胆进言。用他自己的话说,“我吃了人民的饭,就要为人民做事,替人民说话。”“我这个人,拿共产党员标准来衡量很不够,但有一条我是做到了,就是敢讲真话,实事求是。”(载《彭德怀罗瑞卿体察实情敢讲真话》,军事谊文出版社1993年版,第43页。)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