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1959年毛泽东在庐山:我想见见贺子珍(3)

核心提示: 贺子珍听毛泽东亲口说第二天还要见她,所以信以为真,翌日便在自己房间里等待着,直到水静和朱旦华领来一个工作人员进屋,很有礼貌地对贺子珍说:“毛主席有事已经下山,请你也马上下山!”

第二天,即7月8日下午,水静和朱旦华准时把车子开到贺子珍住处。待贺子珍上车后,车子便向庐山飞驰。一路上,水静和朱旦华不断和贺子珍说话,尽谈些轻松、愉快的事,几乎在不知不觉中,便到了庐山牯岭。水静让司机将车子直接开到汪东兴、杨尚奎特地为贺子珍准备的住处。

晚饭后,朱旦华回自己的住处,只留水静一人陪同贺子珍。安排好贺子珍休息之后,水静给杨尚奎打电话,报告客人已到达并已安排就寝的消息。杨尚奎要水静陪着贺子珍,不要随便离开。接着,水静又和毛泽东联系上了。

“客人的情况怎么样?”毛泽东通过电话问道,口气显得有些激动。

“一切都很好,请放心!”水静轻声答道。

“那好,你等着我的安排。”毛泽东说完就搁断了电话。

9日午饭之后,水静趁贺子珍午睡的机会,独自乘杨尚奎的车,悄悄去了毛泽东居住的“美庐”。毛泽东坐在沙发上吸烟,正在等她。水静把如何接大姐上山的事,简略地向他汇报了一下。

“很好!”毛泽东对水静说,“今天晚上9点钟,你坐尚奎同志的车,送她到这里来,门哨认得尚奎同志的车号,不会过问的,开进来就是了。这里已经安排好了,身边的几个同志都有事下山去了,只有小封留下值班。”

“好的!”水静答道,又问毛泽东,“要不要找朱旦华同志一道陪大姐来?”

“不用了,你一个人就可以。”毛泽东回答道。

显然,毛泽东是想尽量缩小知情面。待一切问清楚之后,水静便起身告辞:“主席,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走了。”

毛泽东点了点头。

水静便起身说道:“再见,主席。晚上9点我一定将大姐送来。”

夜色中,水静陪同贺子珍来到“美庐”。当水静将贺子珍领进客厅时,贺子珍抬头一看,不觉一惊,里面坐着的那个人竟是毛泽东!毛泽东见她来了,站起身,微笑着同她打招呼,请她坐下,然后很客气地对水静说:“谢谢你。你可以走了!”卫士倒了两杯茶,一杯放在贺子珍面前,一杯放在毛泽东面前。毛泽东对卫士说:“这里没你的事了,你也走吧。”

屋子里于是只有毛泽东和贺子珍,他们就隔着一张茶几,在两把藤椅上坐下来。

贺子珍作梦也没想到在这个时刻能够见到毛泽东。她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痛哭失声,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毛泽东见状,温和地说:“我们见面了,你不说话,光哭,以后见不到了,又想说。”他问贺子珍:“你这几年生活得怎样?身体都好吧?”

贺子珍的情绪慢慢平静下来,她仔仔细细地打量着毛泽东,说:“我好多了,你的身体倒大不如前了。”

毛泽东说:“66岁啦,老了!忙呀,比过去打仗还忙!”

接着,毛泽东问起贺子珍在苏联的情况。贺子珍讲了一些。毛泽东听后,轻轻地叹了口气,说:“你当初为什么一定要走呢?你到了兰州,我打电报给谢觉哉同志,请他劝你回头,可你就是不回头。”

毛泽东说这句话的时候,神情凄然。贺子珍眼睛里充满着惆怅和柔情,眼泪禁不住又流了下来。她哽咽地说:“都是我不好,我那时太不懂事了。”

两个人沉默了好久。

贺子珍忽然提醒毛泽东:“当心有人害你,当心王明这样的人害你。”

毛泽东听了觉得好笑,点点头道:“我会注意的,你放心。”接着他告诉贺子珍:“娇娇(李敏,毛泽东与贺子珍的女儿)有对象了,你见过没有?同意不同意?”

“我见过了。我满意。他们结婚,你同意,我也同意。”贺子珍回答道。

毛泽东告诉她,等这次会议结束,回北京就为他们举办婚礼。

他们在一起谈了一个多小时。毛泽东站起来说:“时间不早了,我们明天再见面,再谈谈。”

水静坐在“美庐”值班室等候贺子珍。

“铃、铃、铃……”清脆的铃声,一直处于紧绷状态的水静霍地站了起来,她知道,这是毛泽东在召唤卫士小封。

过了一会儿,小封把贺子珍扶进了值班室。待她坐下后,小封对水静说:“主席请你去一下!”当水静走进毛泽东客厅时,只见他手里夹着烟,脸色很不好。

“不行了,脑子坏了,说说就乱了,答非所问。”毛泽东像是对水静,又像是自言自语。

水静盯着毛泽东苍白的脸,不知说什么好。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