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1959年毛泽东在庐山:我想见见贺子珍(2)

核心提示: 贺子珍听毛泽东亲口说第二天还要见她,所以信以为真,翌日便在自己房间里等待着,直到水静和朱旦华领来一个工作人员进屋,很有礼貌地对贺子珍说:“毛主席有事已经下山,请你也马上下山!”

1959年庐山会议期间,时任中共中央委员、中共广东省委第一书记的陶铸,带着也是高级干部的夫人曾志和女儿陶斯亮一起上庐山。陶铸听说自己的老朋友、曾担任过中共广东省委书记兼副省长的冯白驹病了,正在南昌住院,便下山看望。曾志和陶斯亮随陶铸一起下了山。曾志当年也是井冈山的一员女将,跟贺子珍很熟悉,听说贺子珍在南昌闲居,便带着女儿去看望。

曾志一进门,贺子珍就叫出了她的名字,而且还回忆起1937年11月她去西安时,正逢曾志去延安,见到写着曾志名字的行李,但却未能见到人。后来,她搭车去了兰州……

贺子珍问起曾志怎么会来南昌,曾志当然不敢实说中央正在庐山开会、毛主席也在庐山的事,怕引起她思想波动,只说是到庐山休假的。贺子珍马上就问:“你去北京开过会?见没见过毛主席?”曾志点头答道:“常见到毛主席!”贺子珍接着向曾志详细询问毛泽东的情况,显得非常关心。

深受感动的曾志回到庐山便去见毛泽东,见毛泽东心情很好,便说:“主席,我下了一趟山,见到子珍了。”

“哦,”乍一听,毛泽东一怔,随即便问:“她怎么样?”

“她很好嘛,看不出有精神病,跟我聊起往事,好像又回到了挺进赣南、闽西时的战斗年代!”

毛泽东两眼有些暗淡,显然,他已沉浸在对过去岁月的回忆之中。忽然,他眼睛湿润了,深深叹息了一声:“唉,我们是十年的夫妻哟……”他眨动双眼,抖掉渗出的泪水,用低沉的声音对曾志说:“我很想她……想见见她……”

“主席,应该见见她!”说这话时,曾志眼眶里也闪动着泪花。

“这件事千万不要叫江青知道。”毛泽东有点儿担心。

“放心!”曾志斩钉截铁般地回答,“她不会知道!”

毛泽东沉思有顷,小声交待:“你去找汪东兴,叫他来办。”

曾志激动地说:“我明白,主席请放心!”

时任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中央警卫局局长的汪东兴,当时正下派在江西省任副省长,搞调查研究。曾志向他面陈毛泽东的嘱咐后,他当即便去找中共江西省委第一书记杨尚奎一起研究,准备安排毛、贺见面。

“水静,你马上收拾一下,今天下午就动身回南昌。”1959年7月7日中午杨尚奎郑重地对妻子水静说。

“什么事?怎么这么急?”水静不解地问。

“去把贺子珍同志接到庐山来,和朱旦华一道去,”杨尚奎面露少有的严肃,“毛主席要见她。”

水静瞪大眼睛看着丈夫,良久才反应过来。这本来是情理中的事,可一旦成为事实,人们又总觉得非常突然。“啊,这可太好了!”水静一脸喜悦地叫了起来。

“嘘!”杨尚奎做了一个制止水静大声说话的手势,“你听我说,这是一个特殊的任务,毛主席强调要绝对保密。汽车上山之后,决不能开到这边别墅区来,直接开到涵洞左侧的28号房,那里没有住与会议有关的人员,服务员也只有一人,不会引起别人注意。”

杨尚奎特别叮嘱,毛主席一再交代,在贺子珍见到他之前,不要让她知道是主席要见她,以防她过于激动而触发旧疾。

下午4点多钟,水静和朱旦华一道乘车下山回南昌。在车上,她俩商定,找了一个理由将贺子珍请上山,并且统一了说话口径,以免节外生枝。

晚6时许,车子到了南昌。车过八一桥,便直向三纬路贺子珍的住所驶去。

贺子珍晚膳之后正坐在厅堂休息,一见水静、朱旦华进屋,又是让坐,又是倒茶,非常热情。在问过大姐的生活起居之后,水静、朱旦华便“言归正传”。

“大姐,今年南昌太热,省委请你到庐山去休息几天,”水静用一种传达指示的口气说,“我俩刚从庐山下来,省委特地派我们来接你!”

朱旦华接着说:“省委在山上开全会,检查前一阶段工作,讨论明年的工作部署,尚奎跟邵省长、志纯他们都很忙,委托我俩来请你!”

贺子珍很高兴,说了一些感谢省委关心之类的话。见她欣然同意,水静和朱丹华心里一块石头才落了地。

“那就请你准备一下,大姐!”朱旦华说,“到山上,跟我们住一起,这里的工作人员就不用带了!”

“好呀,到时候要麻烦你们呐!”贺子珍微笑着说。

水静便跟上问:“明天下午3点钟,我们来接你,行吗?”

“行啊!行啊!”贺子珍高兴地答道。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