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粉碎“四人帮”后第6天,胡耀邦秘密献上“隆中三策”(2)

核心提示: 胡耀邦的“隆中三策”,是当时稳定大局,治理国家必须解决的三个最重要最紧迫的问题,切中要害。粉碎“四人帮”以后,胡耀邦衷心拥护新的领导人,但“隆中三策”表明,他的思路同“两个凡是”是对立的。胡耀邦原来觉得这件事“不值得再说了”,后来为什么又要写这个材料?

胡耀邦追记

以上两个材料,第一个是胡耀邦的讲话。这是在党中央会议上讲的,是一个长篇发言。这次会议的议题是严肃的,胡的发言不会是即席讲话,而是有准备的,看来,他是有讲稿的,至少也是有详细的提纲。

第二个材料是胡耀邦手写的。这个手稿是怎么来的?我采访了李汉平同志。

李汉平,湖北人,从1953年开始,就是胡耀邦的警卫员,那时还在团中央。他在耀邦身边工作前后有几十年。

据李说,大约在(1987年1月)政治局生活会以后二十来天,耀邦还没有搬出中南海。我们俩老在一起散步。那天散步时,耀邦讲了粉碎“四人帮”以后的第二天,叶帅派他的儿子叶选宁来看他的事,从头到尾讲了一遍。讲完后,他说,我现在是这个样子了。我追记一下吧,放在你这里。李说,放在你家里好。耀邦说,你比我年轻,将来我的事有了说头后,你再拿出来。散步后,耀邦就到我的办公室,在写便笺的纸上写了,就给我。李说,耀邦写的这个材料,我一直保存在安全的地方。今年,听说要纪念胡耀邦九十诞辰,我觉得这个材料该拿出来了。李汉平回忆中所述情况很有价值,令人感慨,也发人深思。

以上两个材料都是正式文本。但是,这两个文本却有一些明显的差别。

一是日期不同。一个说,叶选宁是一九七六年十月十二日去胡耀邦家看望的,只是这一次;另一个说,是十月八日和十日,是两次。

二是三条建议中有一个字不同。一个说“冤案一理”,另一个说“冤狱一理”。

三是胡与叶的对话内容两次有不少差别。

下面讲一点我对两个材料中一些情况的看法。

(一)关于日期。

胡耀邦在手写材料中说,三条建议他“用心想了一天一晚”,是叶选宁第二次来他家时讲的。这比较合乎情理。叶到胡家应当是两次,而不是一次。这个材料的题目标明“十月十日”,说明他对这个日期很重视。在写这个材料前的一个来月时间内,胡耀邦处在意想不到的使他刻骨铭心的境地,他会深入回忆思考许多问题,在生活会后,更是这样。看来,他的回忆思考是以粉碎“四人帮”为起点的。特别是,他决定将这件事写下来,期盼以后有机会拿出来,派用场。所以他对日期和情节讲得也具体。细看胡第一次所讲,重点在讲他与当时领导人的关系。据此,我认为,日期和次数还是书面写的材料比较准确。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