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解密:邓小平“敢”字当头与1975年整顿

核心提示: 邓小平要求各级领导干部敢于负责、敢于斗争、敢字当头,这一精神体现在1975年整顿的各方面工作中。

美国著名作家哈里森?索尔兹伯里,在其《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一书中,把邓小平领导1975年整顿作为描述红军长征史诗的最后一章,并以“永远打不倒的小个子”为题,以邓小平最终领导中国开始“新的长征”作为全书结尾。这种匠心独具的结构安排,表现出作者对邓小平领导的“1975年整顿”与“新长征”关系的深刻洞察。1987年11月5日,胡乔木接受索尔兹伯里采访时说:在十一届三中全会路线形成和发展的道路上,1974至1975年邓小平和“四人帮”之间进行错综复杂的斗争,无疑是一个重要的时刻;“这种斗争虽在1966至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的困难条件下也没有中止。只是到1974至1975年邓小平重新居于领导地位以后,这场斗争才出现在舞台的正前方,为党内外的公众所周知”。

1975年的整顿,是“文革”期间党和人民反对“左”倾错误和“四人帮”的一场重大斗争,不仅有力地加速了“文革”走向终结的历史进程,也成为后来进行拨乱反正和实施改革开放的前奏。整顿之所以能取得显著成效,无疑与邓小平坚持真理、修正错误的斗争精神密不可分。

邓小平的这种精神,主要表现为“敢字当头”。

1975年1月四届人大一次会议后,由于周恩来重病已入院治疗半年,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由第一副总理邓小平“代总理主持会议和呈批主要文件”。邓小平由此开始领导整顿工作。

邓小平领导整顿,首先从“文革”期间破坏最严重、派性斗争最复杂、影响整个工交战线的铁路系统抓起。中共中央在3月5日下发了经毛泽东批准的《关于加强铁路工作的决定》,通称“中央九号文件”。根据毛泽东“还是安定团结为好”的方针,邓小平在中央九号文件上专门加写了一段话:“对于少数资产阶级派性严重、经过批评和教育仍不改正的领导干部和头头,应该及时调离,不宜拖延不决,妨害大局。对严重违法乱纪的要给予处分。”根据这一精神,铁道部雷厉风行,在地方党委配合下,调整充实各铁路单位的领导班子,抓了顾炳华等30多个破坏铁路运输生产的派性头头。铁路运输形势迅速好转,不到一个月,堵塞严重的几条铁路都得到了疏通。

如何同派性作斗争,是能否恢复各方面工作秩序的关键。5月21日,邓小平主持国务院办公会议讨论中央13号文件(即《关于努力完成今年钢铁生产计划的批示(草案)》)时讲话指出:“现在的问题是,你们敢不敢接受中央的支持,敢不敢按中央这次批示的要求去办。不管是哪一级的领导,不能总是怕这怕那。现在,干部中的一个主要问题,就是怕字当头,不敢摸老虎屁股。我们一定支持你们,也允许你们犯错误。要找那些敢于坚持党的原则、有不怕被打倒的精神、敢于负责、敢于斗争的人进领导班子”,“要敢字当头”。5月29日,在钢铁工业座谈会上,邓小平进一步提出,要把钢铁产量搞上去,首先“必须建立一个坚强的领导班子”:“领导班子就是作战指挥部。搞生产也好,搞科研也好,反派性也好,都是作战。指挥部不强,作战就没有力量。”根据邓小平的思路,中央首先调整冶金部领导班子,抽调唐克、钱传钧到冶金部担任副部长,并把不得力的干部调出来。时任国家计委副主任的袁宝华后来回忆说:邓小平“这一招很厉害,中央13号文件的精神雷厉风行贯彻下去了”。

邓小平要求各级领导干部敢于负责、敢于斗争、敢字当头,这一精神体现在1975年整顿的各方面工作中。6月24日,在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邓小平说:“我建议首先自上而下地调整好各级领导班子。领导班子要有威信,敢字当头,能很好地执行党的方针政策,能很好地工作。”8月3日,邓小平在接见国防工业重点企业会议全体代表时提出三条整顿措施,第一条就是“一定要建立敢字当头的领导班子”,他非常严厉地指出:“那些怕字当头,不干工作,小病大养,无病呻吟的领导干部,索性请他好好休息,不然占着茅坑不拉屎怎么行?……解决领导班子的问题,主要是配备好一、二把手,一、二把手敢字当头,就可以把队伍带起来。”9月27日,邓小平在全国农村工作座谈会上说:“现在问题相当多,要解决,没有一股劲不行。要敢字当头,横下一条心。这半年来,我讲了多次话,中心是讲敢字当头。”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