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庐山会议后,毛泽东为何一两年不搭理胡耀邦?

核心提示: 1964年团中央要召开“九大”,在起草“九大”报告的时候,耀邦让钟沛璋起草。但钟沛璋比较早就摘了右派帽子。于是,耀邦让他起草“九大”报告。耀邦后来和我谈起过这事,他说,摘了右派帽子就不能把他当右派了,你总得给他个工作干吧,以前在延安有些同志犯了很大错误,毛泽东不是还使用他嘛。

1957年5月15日下午,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京开幕,图为开幕式上,胡耀邦与毛泽东、周恩来合影。(资料图)

1959年3月,高勇成为团中央第一书记胡耀邦的机要秘书。他在这个职位上一直工作到1964年8月,是胡耀邦主政团中央时在其身边工作最久的秘书。本文是高勇对庐山会议前后的胡耀邦的回忆。

庐山会议上批彭不积极

我给胡耀邦做秘书时,“反右”运动已经结束。“反右”运动中,他的一个秘书被打成了右派,由刘崇文接替。又过了一年半,我也成了耀邦的秘书。我们俩有分工,刘崇文负责处理团中央的业务文件、管理图书,我主要负责处理机要文件、接电话和日常事务的联系与办理。

1957年团中央反右时,耀邦不在,他到国外出访,是另一个领导主持的。胡耀邦当时就不赞成抓那么多右派,但他无能为力。他保护了不少人,包括《中国青年报》的领导张黎群、钟沛璋和陈模,他都尽力保护。

1959年的庐山会议,胡耀邦也参加了。我跟随在他身边,我们是7月29日晚上到庐山的。这时,中央政治局会议已经批判彭德怀很多天了。他在庐山会议上批彭并不积极,但是作为中央委员,参加会议不能不表态啊。大会不发言,小会也得发言,他就是在一次小组会议上发言的。他是表态性的发言,比如“拥护毛主席讲话”、“拥护总路线、大跃进和人民公社三面红旗”之类。他发言时,我不在现场。但因为他对发言记录不满意,有些主要的话可能没记,有些不主要的话却记了,他就让我和他重新整理了一下发言记录。他私下里没有和我说对彭德怀的看法。

在庐山会议上,毛泽东对所有人都是洞察的,别人发言批判彭德怀都是蛮厉害的,而你胡耀邦发一次言就再不吭气了。耀邦观察到毛泽东对他的态度。几年后他说:“庐山会议后,主席有一两年不大理我,给我坐了冷板凳呢。”

我没听过耀邦对“反右”的直接评价。但他说过,有些“右派”在摘了帽子以后,还应该起用。1964年团中央要召开“九大”,在起草“九大”报告的时候,耀邦让钟沛璋起草。钟沛璋此前是《中国青年报》副总编辑,1957年没被定为右派,当时争论很大,耀邦顶着,但没顶住,1958年又把钟补成了右派。但钟沛璋比较早就摘了右派帽子。于是,耀邦让他起草“九大”报告。

那时人们的阶级斗争观念很强,有人就给中央写了封信,揭发了这件事,事情最后是怎么处理的我忘记了。耀邦后来和我谈起过这事,他说,摘了右派帽子就不能把他当右派了,你总得给他个工作干吧,以前在延安有些同志犯了很大错误,毛泽东不是还使用他嘛。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