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江青在毛泽东吊唁期间忙打牌只守灵一天

核心提示: 当天晚上,杜修贤去姚文元那里送审照片时,还担心姚会指责自己拍摄的“五人照片”为什么把华国锋拍那么大,而江青那么小。姚文元没好气地打断杜修贤的话头:“好了好了,那就这样发吧!”   9月19日,追悼会的照片就见了报,整整一版,江青就只是挂在四个常委的后面。……   杜修贤啼笑皆非!

江青在毛主席吊唁期间忙打牌只守灵一天

吊唁毛主席(资料图)

悲壮的礼炮鸣响三声,将新中国成立后27年里最高规格的葬礼推向了史无前例的高潮

1976年9月9日,毛泽东主席与世长辞。

吊唁活动的地点安排在人民大会堂,人们络绎不绝从四面八方涌向敬爱的领袖身边,痛哭流涕望着安详地睡在灵台上的毛泽东。

人民大会堂又一次沉浸在巨大的悲哀之中,象征着举国同悲的半垂国旗把天安门广场点缀得更加悲哀。已临傍晚,幽蓝色的暮霭像一道哀纱挽在北京西面的天幕上。悲伤的人们执拗地在大会堂外的广场上排着不见首尾的长队,希望能亲眼瞻仰毛主席的遗容。

中央政治局的委员每天轮流值班为毛泽东守灵。所以杜修贤他们这些新华社驻中南海摄影组的同志们,每天都要拍摄追悼场面的新闻照片。

姚文元在毛泽东追悼活动开始时,就郑重其事地指示杜修贤:“老杜,拍摄新闻照片要突出集体领导,每天守灵的政治局常委要注意拍全拍好。”

杜修贤等一天拍摄的照片全冲洗出来,往往已是万家灯火的时候。

姚文元这时一般都在自己的办公室里。

姚文元一边看杜修贤送去的照片,一边和他谈照片存在的问题。突然姚文元皱了眉,用遗憾的声调问他:“怎么这张上也没有江青守灵的镜头?”

“她今天没有来,我等了好久——没拍上。”后一句话杜修贤没有说出来:听说她在17号楼打牌。

姚文元离开办公桌,双手反背在宽大的办公室里沉默不语,来回踱步。

“主席吊唁期间,她应该在那里守灵啊!不过七八天的时间——唉!老杜,你能不能找一张第一天守灵的照片再发一遍?”他着急中带着几分无奈的苦恼问杜修贤。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