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高全喜:文革十年是破坏法统最激烈时期

核心提示: 中国法统的本土因素,往上说是中华民国以来所有的宪法文本,再往上说是晚清立宪,再往上说是《大清律》、《大明律》,过去的礼法制度。这才是中国的本土法治资源。旧法律不断被淘汰,新法律不断形成,这就是法统的自我更新,法统的逐渐优良化。所以发达的公民社会是形成一个现代法治国家的重要条件。

高全喜:文革十年是破坏法统最激烈时期

成人仪式上,手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学生。杨奕/C FP

维护宪法法统,从“刀治”走向“水治”

编者按:2012年是现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颁布实行30周年,也是中国第一部共和宪法《中华民国临时约法》颁布一百年。这一百年对于中国而言是追求民主与法治的一百年,通过宪法确立民主与法治的根本基石,在宪法的基础上实现共和政治机制,展开政治生活。在结束“文化大革命”的荒诞之后,中国政府和人民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制定宪法,从国家主席抱着宪法含恨而终,到三十年前广泛讨论重订宪法,中国三十年的迅速发展变化已经说明这一选择的正确。自1982年之后,宪法经历过四次修订,走向宪政之治的方向是清晰的、一贯的。如今这条道路已经走了三十年,所谓三十而立,审视过去的道路,明确未来的方向。为此南都特地推出82宪法三十周年系列专访。

所谓宪法就是所有法律的母法,现代法治的基本着力点在于宪法的母法发挥作用。宪法象征着一个国家的政治法统,国权与民权的根本维系。从世界各国的现代化进程来看,能否形成良好的法治秩序,保持法统的连续和权威往往是一国成为法治强国的基本所在。中国近代一百年来追求法治道路几经坎坷,法统本身多次被打断,但是寻求良好法治秩序的梦想一直没有断。那么这一进程究竟是怎么展开的。南都专访了北京航天航空大学法学院高全喜教授,他的新著《现代中国的法治之路》,对这一问题做了系统的探讨。

法统有延续性也在不断变化

南方都市报(以下简称南都):概括一个现代国家核心要素,就是政治生活围绕一个以宪法为核心的法统展开,法统的延续至关重要,那么现代法统是怎么延续和变化呢?

高全喜:就西方现代国家构建而言,虽然宪法的法统在整体上是延续的,但是本身也有着古今之变的内容,古今之变其实是现代政治共同体都存在的问题。何为宪法统?就是在政治共同体中发挥着凝聚人民认同的一套规则。法统从历史角度看都有历史延续性的问题,但是也有具体的变化。我们不能说现代西方的法统是希腊罗马的传统,是13世纪大宪章的东西,事实上现代西方的法统更多是与19世纪之后的民族国家相关。同样,我们也不能说中国的法统就要追溯到三代之治。那么作为拥有长久历史文明传统的国家,如何延续法统同时能随着历史环境变化而变化。这个过程有些类似旧瓶装新酒,不断把新的内容注入到旧的法统之中去,保持一个活的宪法的精神。这方面比较典型的就是英国和美国,它们的法统一直存续,同时不断有新的法治内容放进去,这可以说是一种法统吸纳融会新因素的内在革命。这是政治成熟的一个表现,这种变革成本比较低,法统不会受到大的冲击。另一种是以法国革命为代表的这类国家,中国也是属于这个行列。以革命的形式比较决绝地与过去告别,但是这种决绝也不是绝对的。我们看到辛亥革命还是后来的共产革命,都有对过去的一种继承,这种继承在法统里面也有具体体现。比如清帝逊位诏书在辛亥立宪中发挥的作用,共同纲领在中国现代立法过程中的作用都体现了一种延续性继承性。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