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揭秘:博古是否当过党的“总书记”?

核心提示: 西安事变发生时,博古和周恩来、叶剑英共同前往,促成了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实际上那条路线是共产国际的路线,博古在中共七大前和大会上对错误责任大包大揽,并检讨说自己“在执行中把它发挥了,极端化了”。结果在七大选举中央委员时,陈绍禹(王明)排名为倒数第二,秦邦宪(博古)列为倒数第一。

博古 李嘉 插图

1934年5月16日博古在《红色中华》报上发表文章

中共党史上曾有过一位担任过“总负责”的领导人,仅24岁就主管全党工作,那就是曾被列为“左”倾错误代表人物的博古。客观地看,博古如此年轻就被推上高位,又刚从莫斯科学习回来而不大了解中国的实际,出现错误的责任不能只归咎于个人,而是共产国际介入中共内部事务造成的不正常结果。他一生得到的总评价,还是革命家、理论家、宣传家和社会活动家,并作为1946年死难的“四八烈士”之一受到全党悼念。

  18岁赴苏联留学

  取名“博古诺夫”

博古本名秦邦宪,1907年生于杭州,祖籍却是无锡人,据传是北宋著名词人秦观的第32代孙。秦邦宪出生时,其家道已经衰落,这种破落的家庭倒容易出革命者,重要原因是子弟们面对起落反差心理不平衡,对社会的认识比较深刻,又能有好的教育环境熏陶。

秦邦宪少年时就读于江苏省立第三师范学校附小,后赴苏州省立第二工业专门学校、上海大学读书。1925年9月,他在瞿秋白等人主持的上海大学内加入中国共产党,并短期“跨党”担任过国民党上海市党部宣传干事,同年10月便赴苏联的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当时苏方要求入学者必须起一个俄文名字,秦邦宪取了一个“博古诺夫”之名。回国后他曾用“伯虎”、“卜古”的笔名发表文章,直到1931年才固定用“博古”,后来在党内就成了他的名字。

年轻的博古在中山大学同王明、张闻天等人成为同学,因观点一致,被王明称为“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中的一员。1928年中共六大在莫斯科召开时,博古同王明一起被调去为共产国际领导人当翻译,认识了斯大林,也结识了当时的中共主要领导人。1930年以后共产国际对六大选出的向忠发等“工人领袖”失望,想以中山大学中受苏联模式熏陶的学生来改造中共,博古正是在这种政治气候下被推上了领导岗位。

  虽不是中央委员

  却成党的总负责

1930年5月,博古秘密潜回上海向中央报到,因资历浅只被安排在全国总工会宣传部、上海工联宣传部工作,编辑《劳动报》和《工人小报》。1931年1月,共产国际代表米夫在上海主持了中共六届四中全会,支持普通党员王明等人掌握中央权力。博古因与王明观点一致也受到重用,会后担任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中央宣传部长,4月间改任青年团中央书记。

1931年4月下旬,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特科负责人顾顺章叛变,使隐蔽在上海法租界内的中共中央面临着严重威胁。6月下旬,总书记向忠发被捕叛变并遭处决。在此危急时刻,周恩来准备转向中央苏区,王明想到莫斯科担任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团长,在六大以“工人领袖”身份选入政治局的卢福坦则野心勃勃地想当领袖。党内领导人多认为此人同向忠发一样没有水平,且与顾顺章同样有流氓无产者习气(不久卢福坦叛变,还到军统担任过一个区站长,“文革”期间被康生下令处决),共产国际远东局也感到不能重用此人。

一天夜间,周恩来、王明、卢福坦和博古到一个小酒店会面。王明提出,他和周恩来走后,新中央应找一个顾顺章不认识的人负责。于是中央组成了临时政治局,由博古、张闻天、卢福坦、李竹生、康生、陈云等人组成,博古成为总负责,此时他只有24岁。

据博古在延安整风时回忆,当时他再三提出自己不是中央委员,负责党中央工作不合组织原则。博古还说自己太年轻,不懂军事,又不熟悉国情。旁边的领导人却说,这是工作需要,只要共产国际同意就行。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