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苏共中央联络人庆幸“林彪没有真飞到苏联来”

核心提示: 11月中旬我重返驻蒙古使馆。有时闲聊,大家假设林彪真要活着到了乌兰巴托那可真是灾难。苏联领导人把中国的内情透彻了解之后,将会出现什么样的局面呢?据了解,周总理和军方领导人一起,在林彪叛逃之后确确实实做了必要的军事部署。总理当时下令在军事上做充分的准备,决不是无的放矢。当时任苏共中央联络部中国处处长的库里克后来说:“我们感到最为庆幸的,是林彪没有真的飞到苏联来。”

本文原载于《人民文摘》,原标题为“林彪出逃之后……”

三十多年前,蒙古国温都尔汗荒漠上的一声巨响,宣告了林彪叛国出逃计划的彻底失败,但也给世人留下了若干难解之谜。近日,曾任中国驻蒙古大使馆外交官的孙一先同志著书披露了亲历坠机现场勘察、与蒙方谈判交涉、回国向周总理汇报以及与军方共同分析坠机原因等诸多内情。

1971年9月14日,蒙古外交部紧急约见中国驻蒙大使许文益,通报9月13日凌晨2时许,一架中国军用飞机在蒙境内坠毁,乘员九人全部遇难,蒙方对此事提出口头抗议,希望中国政府对此作出正式解释。

许大使和我以及两位译员第二天飞赴温都尔汗坠机现场考察。

气温较高,经中方同意,蒙方士兵将尸体就地埋葬。

我向总理汇报。机翼根部那个大洞口铝刺并不规则,所以难下结论。

当时中蒙关系刚刚解冻,坠机事件事关重大,许大使果断决定启用已尘封两年的外交长途专线电话,用了3个多小时才把这条重要消息传到中国外交部。按照国内指示,许大使和我以及两位译员第二天飞赴温都尔汗坠机现场考察。现场狼藉一片,九具尸体基本上是有头有脚的完整躯体,尤其是那具女尸,简直就是仰卧在那里熟睡的一个人,只不过脱光了衣服。我们将尸体以及散落在四周的手枪、文件等一一拍照。地上有一个嵌在塑料夹中的临时出入证,是空军大院正门和后门的,编号0002,没有贴照片,只写着:林立果,男,24岁,干部。我当时并不知道林立果是何许人也,匆匆拍照了事。后来得知,三叉戟256号的黑匣子连同中间的发动机都被苏联人拆走了。当时气温较高,经中方同意,蒙方士兵将尸体就地埋葬。

随后,中蒙双方就飞机是军用还是民用、是侵入还是误入展开了长达五轮的激烈谈判。

遵照国内的指示,9月21日下午我乘国际列车回到北京,下车后便被直接送到大会堂福建厅汇报工作。我一进门,蓦然间眼前一亮,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容,这不是周总理吗?

我顿时感到心脏急促跳动,胸闷得有些出不来气。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