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刘思齐谈毛岸英死后自己的生活(2)

核心提示: 刘思齐:直到1959年我到朝鲜为岸英扫墓,摸着那冰冷的墓碑时,我才猛然意识到,岸英是真的走了。即便这样,岸英也没有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不管遇到什么事,我都会想,岸英会怎么想,怎么做。

冯:这是一种最珍贵的感情,海枯石烂也难变的。

刘:是的。我刚听到岸英牺牲的消息时,怎么也不相信。直到1959年我到朝鲜桧仓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为岸英扫墓,摸着那冰冷的大理石墓碑时,我才猛然意识到,岸英是真的走了。即便这样,岸英也没有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不管遇到什么事,我都会想,岸英会怎么想,怎么做。

冯:是啊,毛岸英一生坎坷,遭遇了那么多磨难,刚刚建国,又壮烈牺牲。

刘:对岸英的牺牲,我一直不敢深想。1946年底,我在延安当文化教员时,曾帮一位宣传干事晒照片,有一叠照片是“四·八”遇难烈士的,也就是王若飞、叶挺、邓发飞机失事后的遗体,烧得无法辨认。得知岸英是被凝固汽油弹烧死,我脑子里,一下子就出现了那些照片,心痛得几乎窒息。在大榆洞岸英牺牲的地方,面对那片曾经燃烧过的土地,我觉得我不应站着,我应该跪下去:在沈阳邱少云的墓前,我也觉得我应该跪下去。这也是我无法写出这段回忆的原因,提起笔我就流泪,岸英是我一生的痛,也是我一生的骄傲!

“谁叫我是毛泽东的儿子”

冯:电视剧中,毛岸英的精神成长,生动感人。这里有他个人的因素,还有他成长的环境,特别是他的父亲毛泽东对于他的影响和塑造。

刘:你说得很对。主席是按照他理想中的中国青年培养岸英的。送他到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去学习深造;在国家危难时要他回到祖国;回延安后让他到农村务农,参加土改,了解社会……主席一直要求岸英到社会实践中锻炼。他的人生选择从来都是报效祖国,承受苦难。参加志愿军他第一个报名;在苏联参加卫国战争,当时所有的人都不同意他去,但他义无反顾。

冯:听从祖国的召唤,以天下为己任,报效祖国和人民。

刘:他自己要求下基层,在部队不愿坐机关、当参谋,选择的都是最艰苦、最危险的道路。他们父子俩说过一句意思相同的话:“谁叫你是毛泽东的儿子!”“谁叫我是毛泽东的儿子!”

“主席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

冯:这部电视剧还有一个很大的亮点,就是生动展示了毛泽东和毛岸英之间美好的父子关系。

刘:那种氛围,我永远不会忘记。主席是国家领袖,又是一位慈祥的父亲,他和岸英之间的关系,跟常人不太一样。我觉得,因为开慧妈妈的牺牲,岸英、岸青童年和少年的苦难,主席对两兄弟有一种负疚的感情,这种感情与对国家对人民的感情交织在一起,显得非常凝重。

冯:电视剧中有一个细节很动人,毛岸英牺牲后,志愿军政治部派人把他用过的一只小皮箱送还给毛主席。毛主席紧紧地抱着这只箱子,半天说不出话来。

刘:主席一直把这只小皮箱放在自己的床头,直到生命的最后。每年夏天,老人家都会把箱子拿到院子里翻晒,这件事,都是老人家亲手做,不要别人帮忙。这只箱子现在放到了韶山的毛泽东遗物馆。

冯:你们经常和毛主席在一起交谈吗?

刘:这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我们和父亲交谈没有代沟,是很平等的。当然,父亲很忙,有时很晚了,岸英会拉着我“去看看爸爸睡了没有”。父亲卧室外面是一个餐厅,餐厅门口有一个脚垫,如果脚垫收起来,就表示父亲睡了;如果没收起来,我们就进去和父亲说说话。父亲见到岸英,总是很高兴,交谈甚欢。

父亲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有时星期六的晚上,孩子们都回家看父亲。岸英、岸青和李敏都是留苏的,他们之间谈话用俄语,我们都听不懂。父亲学过一点英语,就用英语插话,更乱了,大家都笑翻了!那是家里最欢乐的时刻。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