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刘思齐谈毛岸英死后自己的生活

核心提示: 刘思齐:直到1959年我到朝鲜为岸英扫墓,摸着那冰冷的墓碑时,我才猛然意识到,岸英是真的走了。即便这样,岸英也没有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不管遇到什么事,我都会想,岸英会怎么想,怎么做。

刘思齐回忆自己得知毛岸英死讯后啥反应

刘思齐和毛岸英合影(资料图)

刘思齐:岸英是我一生的痛 也是我一生的骄傲

根据刘思齐的回忆录改编的电视连续剧《毛岸英》播出后,亿万观众泪雨滂沱。一个秋日的下午,我去看望生病住院的刘思齐。

和思齐相识已近30年了。1983年她到我工作的解放军文艺出版社担任外国军事文学编辑,改名刘松林。她很安静,很低调,虽已年近半百,仍然端庄秀丽,气质高贵,沉静中透着一丝淡淡的忧伤。我看着她,总觉得她心里有事。

渐渐地熟了,我们的话题自然地开始涉及毛泽东主席家里的人和事。也许是职业原因,我建议她写一写自己的经历。她说,她很想把毛岸英短暂的一生搬上银幕,让大家知道,世界上曾经有过这样一个人,为了保卫祖国,为了世界和平,献出了年仅28岁的生命,永远地留在了异国他乡。

今天,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在301医院宽敞明亮的病房里,我和刘思齐聊起了电视剧《毛岸英》。

毛岸英又“回来”了

冯:《毛岸英》很轰动。毛岸英的形象清新脱俗,阳光灿烂,是那个时代的青春偶像。他是你心中的毛岸英吗?

刘:看完这部电视剧,我明显地感觉到,毛岸英又回来了。真实,鲜活,热情,坦诚,以天下为己任,像一蓬熊熊燃烧的火。

冯:当年在延安,他从苏联回来,穿着苏式军装,骑着高头大马,一口流利的俄语,很招人瞩目是不是?

刘:我倒没看到他回来的样子,因为我比他晚半年来延安。延安当时有一些国统区来的青年,一看就是“洋包子”,而岸英已经被改造成“土包子”了。

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他穿着父亲的灰布军装,因为瘦,晃里晃荡的。他属于那种在人群里找不着的人,接触过几次感觉就与众不同了。他非常纯净热情,他对革命事业的忠贞是与生俱来的。

他告诉我,他从小就看着父亲如何为革命奔波,小时候的印象里,总是搬家,总是分离。他亲眼看到母亲如何被叛徒出卖,被严刑拷打,被枪杀。那一年,他才8岁,抱着妈妈的腿不放,他知道,妈妈这一走就永远不会再回来了!我小时候也有相同的经历,我父亲刘谦初(大革命时期的中共山东省委书记)也是被叛徒出卖,牺牲在敌人的刑场上。我小时候也跟着母亲(张文秋)和妹妹(少华、少林)一起在新疆坐牢。每次敌人把妈妈拉去过堂,我的心都揪得紧紧的,生怕妈妈回不来。那种对敌人的仇恨,对革命的忠诚,是铭刻在骨子里的。我常想,正是儿时的相同经历和感受,使我和岸英走到了一起。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