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叶永烈为钱学森“亩产万斤”翻案客观吗

核心提示: 叶永烈观点三:把钱学森夸大为“大跃进”的推手,显然是违背历史事实的 叶先生的这种表述,恐怕很少有人能表示不同意。如果说我原来对此事不甚了了,那么看过叶文后,我倒是坚定地认为,钱学森的几篇文章确实与大跃进有“斩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吴晓波说“欠一个道歉”,不能说是没有道理的。

叶永烈先生在2011年3月3日的《南方周末》上发表了《钱学森“万斤亩”公案始末》一文,详细考证了这段公案的来龙去脉,披露了大量鲜为人知的历史资料和所谓的内幕真相,得出了三点客观评价。这三点客观评价可以说是颠覆性的,与人们此前所知所议的相差甚远。

“大跃进”时代,我还是个初中生,根本不知道钱学森先生在“大跃进”前后发表的那些文章。后来虽有耳闻,但在叶文之前,没有读过其中任何篇章。曾经是数学力学系学生的我,对钱学森先生自然敬仰有加。但对社会盛传钱先生为“大跃进”推波助澜的事,确有人无完人之感。现在看到叶先生的长篇文章,解脱了围绕钱先生身上的困扰,深感欣慰,自然乐见皆大欢喜的结局。

但是细读全文,颇感失望。一个疑惑不由浮出脑海:叶文的评价真的客观吗?

窃以为,叶文所呈现材料是丰富的,但是叶文对这些材料的分析是粗疏的、随意的。为了奔向预定的目标,叶文对材料采用抽筋剥皮、仅取其需的方法,甚至把最重要的、可能性最大的事实都过滤掉而排除在外。叶先生所得出的结论大可商榷,“客观评价”难说客观。

本文提出质疑的角度是关于叶文的证据采信和逻辑判断,不涉及叶文资料的真实性问题,更与钱学森先生无关。也就是说,本文假定叶先生所提出的资料的本身是真实的、可信的;但是我认为,这些资料并不足以支撑叶先生的三点客观评价。我甚至进一步认为,由这些资料得出相反的结论,在逻辑上也是成立的。

本文就此与叶永烈先生商榷,并向专家和读者求教。下面逐一分析三点客观评价。

钱学森

钱学森

叶永烈观点一:“万斤亩”在科学计算上是正确的

人们无法怀疑这个评价,但它是一个伪命题。叶文说:“正因为这样,作为一位严谨的科学家,钱学森反复用计算尺计算了太阳光能转化为粮食的数量。他1993年甚至得出‘粮粒’可以达到亩产10万市斤的结论。”人们无从怀疑科学家计算的正确性,问题是这样的计算有什么实际意义,它能说明什么。

首先,这个计算是建立在一个纯粹的理论假设之上的,即农作物可以全部转化照在大地上的日光能。这个亩产10万市斤的科学结论同样适用于沙漠,如果能满足许多无法实现的假设的话。它是一种无用的正确,离实际相差太远太远。据此来制定国民经济发展规划,好比按照世界地图来打隧道。人们还可以反复用计算尺计算,如果把太阳能全部利用起来,地球上还缺少能源吗?叶文还认为,钱学森清楚表明了他对于万斤亩的坚信,认为“充分发挥科学技术的作用是可以实现的”。目前,全球水稻平均亩产大概接近300公斤,袁隆平先生希望,到2015年,我国的大面积亩产提高到900公斤。我相信,钱先生的那个科学计算,也许1000年以后可以实现。但那不过是画饼充饥,基本上算是一种信仰。

其次,叶文强调钱学森“万斤亩”计算的正确,是想说明钱学森在1958年的一系列“万斤亩”的文章没有错。人们可以接受“文章没有错”,但是在全国亩产300斤的1958年,在头脑发热的“大跃进”中,发表这样的文章,它起的作用还需要多说吗?“万斤亩”计算没有错,能说明当年的高产卫星是真实的吗?叶文说钱学森进行太阳能转化计算是展望全国农业发展纲要的远景,现在五个十年过去了,这个计算的指导意义在哪里?

如果我们尊重历史、尊重事实,我们不得不说,在当时发表这样正确的文章,它就是错误的。因为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它只能是为当时的狂热氛围,为“不怕做不到,只怕想不到”提供理论依据。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