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中南海的政治气候:毛泽东因“秘密录音”大发雷霆 (4)

核心提示: 1961年4月26日晚,正在河北省保定市调查研究的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突然接到中办副主任龚子荣的电话,要求杨尚昆务必于第二天下午赶回北京。究竟发生了什么重大事情,竟然能够迫使位于中共高层权力核心的杨尚昆不得不中止调研计划。当晚,杨尚昆在日记中写道:“脑子中很乱,整夜未睡好。”

“秘密录音事件”引发的政治风暴实际上远不止处分了中共最高三位领导人的秘书和通过了中央书记处的一个决定,叶子龙曾经在回忆录中不无伤心地写道:“在所谓‘秘密录音’一案中,不仅中央办公厅的领导干部和机要室的许多同志被迫害,而且还株连了中央和地方的一些单位的负责人,如徐子荣、王诤、林海云、李伍、黄赤波、任兆祥、王芳、吕展、郭向民、谢滋群、朱汉雄、苏汉华、狄飞、丁兆甲等许多同志。”尤其是“文革”期间,有的同志因此案甚至被迫害到家破人亡的地步!叶子龙本人也因此案被监护审查了七年之久。④叶子龙的回忆录写有“窃听器事件”一节,可见此事对他政治生涯打击甚大,伤害甚烈。

拨乱反正以后,党中央重新审查了“秘密录音”一案。1980年3月24日,中办政治部做出了为叶子龙平反的决定,其中说:所谓“在毛主席身边安设窃听器”,“进行秘密录音活动”,纯系诬陷不实之词。同年5月10日,中办党委批复了平反决定。紧接着,同年10月23日,中央书记处批准了中办《关于原中央办公厅机要室“秘密录音”问题的复查报告》,报告说:一、“杨尚昆同志在原中办机要室的录音工作上,从来没有搞过阴谋活动。过去在党内外公布的有关杨尚昆同志在这个问题上的所谓错误,是不存在的,建议中央予以彻底平反,恢复名誉,消除影响。”二、“借录音问题强加给叶子龙、康一民、吴振英等同志的一切诬蔑不实之词,应统统推翻,彻底平反,恢复名誉。”三、“1961年1月至4月的录音,叶子龙、康一民、吴振英同志是没有责任的,因而1961年给他们的处分是不适当的,建议中央予以撤销。”四、“鉴于所谓‘秘密录音’一案株连人员很多,影响很大,建议中央将这个复查报告批转有关单位,以消除影响。”

我非常痛恨借机搞政治迫害的错误做法,也非常痛恨借事整人害人的狭隘报复。同时,我坚决主张,凡是因错误做法和狭隘报复而伤及人的,一定要推翻、平反,还历史于真相。然而,一种倾向往往掩盖着另一种倾向。我们能不能借助平反冤假错案之风而把过去工作上的失误也遮掩过去呢?

譬如,1961年5月8日,杨尚昆给毛泽东写的自我检讨信,在今天看来是否不应该写呢?或者说写错了呢?

又如,毛泽东为1961年春季那段“秘密录音”而大发脾气之事,是否也发错了呢?叶子龙曾说:“由于种种原因,录音工作曾受到过毛泽东的几次批评。”是否在今天看来,毛泽东也批评错了呢?当时的录音工作究竟有无限制?有多大限制?很有可能是边际界定不清,才诱发了震动高层的“秘密录音”事件。但是,目前透露出的信息,尚不足以解释引发震动的全部理由。

再如,尽管毛泽东曾经支持录音工作,但是后来发现有问题,作为最高首长,他完全有权力决定不做或中止。可问题是,为何有人敢于不听“大老板”的话?不要说毛泽东,就是其他国家的最高元首,假如时时处处都陷入被录音之中,恐怕任何国家的最高首长也是不愿意的。然而,现在又给这种事情平反,人们就不得不问:“秘密录音”一案,究竟错在哪里,对在哪里?假如当年确有批评对的地方,是否在今天也仍然应该坚持?

总之,我始终感到,现今释放的信息,仍然不能使“秘密录音”事件构成一个清晰而完整的图像。

历史的真相依然朦胧。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