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揭秘:江青如何进谗言“整”周恩来

核心提示: 经过外交部的两位女翻译和江青反复汇报,毛泽东点头“谁要搞修正主义,那就要批!”……原来姚文元攻击他说,这次中美会谈是“丧权辱国”,“投降主义”。

(1973 年2 月17 日,毛泽东、周恩来会见基辛格(左),图片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基辛格突然提出拜访要求,留下“整周”“隐患”

1973年11月10日至14日,美国国务卿基辛格再次访华,这是他短短两年多时间里第六次访华,也是他就任美国国务卿后第一次访华。周恩来抱病接见了他和他的随行人员,与基辛格举行了多次会谈。

在基辛格访华前,中美两国政府已经相互设立了办事处,两国的国旗首次在对方首都的上空升起。周恩来就基辛格来华可能触及的敏感问题和毛泽东交换了意见,并统一了看法。

基辛格到北京的第三天即12日下午,周恩来陪同毛泽东在中南海游泳池书房会见了基辛格。

这次会谈给毛泽东心里留下了不快,这个不快一部分刊登在6月25日外交部的《新情况》153期上:美苏会谈的“欺骗性更大”,“美苏主宰世界的气氛更浓”。在毛泽东的心中,中国形势一片大好,在国际大家庭中,中国是站在援助者的立场上支援世界革命的,怎么能让美苏两个大国抢占了风头呢?

会谈时,基辛格说:“我已经公开对你们总理和大使讲过,我认为他们(指苏联)特别要摧毁你们的核能力。”“我们已经决定不允许中国的安全遭到破坏。”按毛泽东的理解,基辛格这番话的意思是,如果苏联要进攻中国,美国愿意给中国以帮助,而不是美国深感苏联对它的压力,需要求助于中国。这也使毛泽东感到不快。求助于人与被人求助,是不一样的。毛泽东要的是后者而不是前者。

而中国一旦同意求助美国,就意味着中国纳入美国核保护伞之下,那么已经在美国核保护伞之下的台湾也势必在内。因为当时两国建交的核心矛盾仍集中在台湾问题上。基辛格在这次会谈中说:“我们是要同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的。我们的困难在于,不能立即断绝同台湾的外交关系。”美国政府既想和中国建交,又不想丢掉台湾。美方的暧昧态度,使毛泽东感到不快。

11月14日凌晨,周恩来、叶剑英同基辛格举行了第4次正式会谈,商定了会谈公报的措辞。

结束会谈前,基辛格试探性地问道:如果苏联准备对中国的核设施进行“外科手术”加以摧毁的行动,中国希望美国做些什么?

周恩来没有给予肯定的回答,极其慎重地说:“我们还要考虑”,“要报告毛主席,一切由毛主席决定”。因为周恩来在陪同基辛格与毛泽东会见时,深感毛泽东对基辛格暗示美国可以帮助中国对抗苏联的不快。

基辛格见在周恩来这里打不开缺口,就不再多说了。至此,会谈结束。14日,中美公报发表,基本确定了建交的日期。15日上午基辛格将离华回国。按理,基辛格此次访问基本尘埃落定,不会再有什么大的举动了。可是基辛格却想在台湾问题上最后努力一把,就在他离开中国前几个小时,突然提出要拜谒周恩来。得到消息,周恩来觉得事关重大,马上打电话到毛泽东的住处,电话那边告知:“主席才睡,服了几次安眠药才睡着的,现在说什么也不能叫醒主席。”

毛泽东误听谗言,“整周”风波骤起

睡眠对于晚年身患重病的毛泽东来说,是件十分痛苦的事情,每次睡觉时犹如面临大敌,要经过一番痛苦折磨,才能入睡。入睡后决不能被叫醒,否则连续几昼夜无法入眠。

周恩来反背双手,来回踱步,感到左右为难。此时,基辛格再次求见。周恩来沉思良久,权衡再三后,决定和叶剑英等人一起会见基辛格。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