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文革中荒唐“流氓罪”:心里想女性被判12年

核心提示: 他当时刚刚20岁,正在青春萌动期。一见漂亮的女孩就脸红心跳,可有机会还是喜欢往女孩们身边凑,夜里还常常做些无法言说的梦……真是肮脏极了!这不是万恶的资产阶级腐朽思想是什么?

本文来源:《南方周末》2012年2月23日第25版,作者:马云龙,原题:《迷惘的“殉道者”》

本文来源:《南方周末》2012年2月23日第25版,作者:马云龙,原题:《迷惘的“殉道者”》

漫长的铁窗生涯中,有两条毒蛇日夜不停地缠绕着你一条叫寂寞,它啮咬着你的心灵;一条叫饥饿,它折磨着你的肉身。

四年多的时间里,曾和我同住过一个监号的犯人先后有上百个,大都是萍水相逢,过后即忘,但有一个人在和这两条毒蛇的搏斗中都有令人吃惊的超常表现,让我终身难忘不要误会,不是敬佩,而仅仅是惊讶。

他叫裴和阳,是许昌县椹涧公社的青年农民准确点,应该说他是个“返乡知青”。他是“文革”中的高中毕业生,这是那时他所能获得的最高学历,因为当时所有大学都停止招生了。那种在大字报大辩论大批判大串联中的造反经历,不也是一种特殊的学习和训练吗?他可以说是那场“大革命”的“科班毕业生”和直接产物。强调这一点很有必要,非如此,便不能理解和解释此后他的人生轨迹和悲剧下场。

裴和阳回村后,以他在村中的最高学历,和他对“文革”话语的熟练掌握,受到村中掌权者的青睐。他没有去当个“普通劳动者”,而是当上了村广播站的编辑兼播音员。在那个时代生活过的人都知道,这可是个美差,既不受风吹日晒,又风头十足,天天让自己的声音覆盖整个村庄,这是何等的荣耀和享受?大约相当于现在电视台的主持人吧。他每天的主要任务,是转播“两报一刊”的社论和当天的重要新闻。其余的时间,放放“样板戏”的唱片和“红歌”的录音,偶尔也会广播几条村里的通知或村干部的讲话,倒也不费他什么劲。最让他得意和热衷的是,他还可以自己动笔写点“大批判文章”,写完了在大喇叭上一念,好歹也算是一种发表啊。内容倒不发愁,“小报学大报,大报学梁效”,跟风学样就行,不会有多大差错。

“裴大眼”(这是他的外号)的幸福生活让村里好多年轻人艳羡不已。

但是,好景不长……

1975年的秋天。一天上午,我所住的监号门突然被打开了,一个头发蓬乱脸色苍白身材消瘦,但服装还算整洁的年轻人抱着被褥走了进来。引人注意的是他那双眼睛,大大的,稍微有点凸出,眼神充满了迷乱和困惑。他站在门口,半天一动不动,似乎搞不清这是梦境还是现实。送他进来的看守对我说:“给他讲讲看守所的规矩。”说完就锁上门走了。

这就是裴和阳。

问他犯了什么罪,他半天不吭气,最后低声说了句:“他们说是流氓罪。”然后两颗大泪珠从脸上垂落。

“让人家抓住了,还是被别人检举了?”同号的几个犯人兴奋起来,连连追问。这些人对强奸通奸流氓之类的“黄案”特别感兴趣,进来个这样的犯人,非问个底朝天不可。

但裴和阳的回答让人意外:“没人抓,也没人检举,是我自己交代的。”

经过几天的反复盘问,我才慢慢弄明白他进来的原因。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