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揭秘:彭德怀和金日成的第一次握手

核心提示: 这时,金日成走到展开的地图前,对彭德怀简要介绍了近日人民军抗击美国侵略军的情况。   从金首相那刚毅的面容上,彭德怀看到了一个伟大民族不屈的形象。金日成紧紧握着彭德怀那双宽厚的大手,许久没有松开。

夕阳的余辉里,一辆吉普车驶上了鸭绿江大桥,在车子的后座中间,坐着一位将军,农民般敦厚的脸膛上镶嵌着一副浓眉,岁月的犁铧在他额头上刻下几道深沟,更衬托出军人的英武,此人正是名震中外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司令彭德怀。不过,眼下他的身份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总司令兼政治委员。

这一天是1950年10月18日,志愿军大部队入朝的前一天,彭德怀赶在大部队前面过江,是急着要去同朝鲜领导人金日成见面,共商抗美大计。

紧跟在彭德怀车后的是一辆卡车,几名机要、报务人员带一部电台在车上,由通信处长崔伦带队。

两辆车一前一后在安东通往新义州的公路上急驶。天渐渐黑了下来,昏黄的车灯照在坑坑洼洼的公路上,像一条黄龙的触角在向前延伸着。突然,司机一个急刹车,车上的人一齐向前倾斜。

“怎么啦?”彭德怀探身问。

“炸弹坑。”司机说。

一个炕席大的深坑横躺在公路中间,看上去足有一米多深。若不是司机机灵,吉普车掉下去就很难再爬上来。

“美国炸弹真够劲!”警卫员郭洪光说。

“赶快绕过去!”彭德怀挥了挥手。

这时,两道手电的光柱扫了过来。

“什么人?”杨凤安大声喝问,并伸手取下了腰间的手枪。

“是一号首长的车吗?”

“你们是……”警卫员杨凤安警惕地打量着迎面走来的两个人民军战士。

“外务相让我们在这儿等候。”走近了,杨凤安认出是朝鲜外务相的警卫员,他那紧张的心才松弛了下来。

车子很快驶进新义州。朝鲜外务相快步迎了上来。

“昨天商定的情况发生了变化,金日成同志已离开了熙川。”外务相急不可待地说。

“怎么?”彭德怀一怔:“是不是敌人又向北推进了?”

“嗯。敌人推进的很快。据情报,李承晚伪一师今天已前进到栗里、祥原一线,英联邦第二十七旅到达沙里院,美骑一师第七团到了黄州。我军已作了撤出平壤的准备。”外务相话语沉重。 “是这样?”彭德怀从车上走下来,在车旁来回踱了几步,然后,望着朝鲜外务相斩钉截铁地说:“我必须尽快同金日成同志见面。”从踏上朝鲜土地的这一刻起,他已真切地感到了形势的严峻性。

早在10月10日,彭德怀临危受命的第三天,就决定同金日成尽快见面。在那个阴沉的早晨,当他登上沈阳开往安东的列车后,亲手交给东北军区主席高岗一封电报,请他拍发我国驻朝大使倪志亮。电文说:“彭德怀10月11日即去朝鲜宜川,请转告金首相派人往宜川联络。”

10日晚间8时,彭德怀刚到安东不久,又给毛泽东主席发去电报:“主席:还有不少具体问题,须与金日成同志面商解决,拟明(11日)晨经安东前往宜川。特报。”

谁曾想到电报发出三个小时后,情况突变。23时,彭德怀办公室的电话急促地响了起来。电话是中央军委代总长聂荣臻同志打来的,说毛主席请彭德怀火速返京,参加中央政治局会议。

在10月12日的政治局会议上,中共中央做出了立即出兵援朝的最后决定。会后,毛泽东把彭德怀留下,详细讨论了志愿军抗美援朝的设想。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