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古人裸体行为艺术更精彩 祢衡当众换衣辱曹操

核心提示: 曹操网罗天下人才,孔融力荐祢衡,祢衡却连曹操也不放在眼里,曹操心里很不爽,连杀他的心都有。

现代有些行为艺术家,追求轰动效应,以裸体吸引观众眼球。我在网上看过一些裸体作品,实在不敢恭维,不是嫌他(她)们有失大雅,而是裸出来的观念,太抽象,太脱离现实生活,没意思,没趣味,远不如古人的行为艺术精彩。

话说东汉末年,有个狂士祢衡,二十来岁,年轻气盛,目中无人,当代人物,他只看得起两个:孔融和杨修。说:“大儿孔文举,小儿杨德祖。其他鼠辈,不足挂齿。”孔文举就是以让梨出名的孔融,年长祢衡二十岁,杨德祖就是因破译“鸡肋”而被曹操杀害的杨修,小祢衡3岁。他居然把人家呼为“大儿”“小儿”,你说狂不狂?曹操网罗天下人才,孔融力荐祢衡,祢衡却连曹操也不放在眼里,曹操心里很不爽,连杀他的心都有。听说祢衡业余爱好击鼓,就召他为鼓吏,军乐团的打击乐手。曹操是想羞辱祢衡:你高傲个啥?不就是个敲锣打鼓的吗?

有一天,曹操大请宾客,观看军乐团表演。按照演出规定,表演者先要去更衣室,脱去自己的衣服,换上演出服装,然后登台献艺。轮到祢衡,他不换演出服,直接上场,负责警卫的官员呵斥道:“你为什么不换衣服?”曹操的敌人很多,这样做,是防备表演者暗藏凶器,搞恐怖活动。但祢衡不是恐怖主义分子,不过一介书生,最多算个“愤青”,让他换衣服,他就在大庭广众之中,众目睽睽之下,当着曹操和各位来宾的面,慢慢地脱下衣裤,脱了外套脱内衣,脱得一丝不挂,然后慢慢穿上演出服,神态自如,毫无愧色,令全体观众目瞪口呆。让曹操很尴尬,说:“本欲辱衡,衡反辱孤。”人是穿衣服的动物,羞耻之心,人皆有之。神经正常的人,光天化日之下,恐怕只有在动物面前赤身裸体,才能没有心理障碍吧?祢衡当众裸体,毫无愧色,就是把曹操以及现场各位贵宾都当成动物。祢衡即兴创作的裸体行为艺术,不仅上了正史,还被编为戏曲,流传至今。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