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陈毅对毛泽东独断专行不满:我不敢保证将来不反对他

核心提示: 坏的工作组可以先撤,好的工作组可以留,代替党委工作。”未等陈毅把话说完,陈伯达就打断了他的话,大声指责对外文委工作组是全国最坏的工作组,说这个工作组里没有一个好人。刘少奇在这次十一中全会上说:陈伯达早就提了不派工作组或者撤出工作组,提了三次。

毛泽东在陈毅追悼会上(资料图)

本文摘自《陈毅的非常之路》,罗英才 著,人民出版社出版

到了1966年7月中旬,关于工作组问题的争论,在中央领导层日趋表面化,焦点是“文化大革命”运动要不要党的领导。

争论双方的阵容日益明朗:以刘少奇、邓小平一方是支持派工作组的,认为任何时候都不能离开党的领导;以陈伯达、康生一方是反对工作组的,主张天下大乱,造反有理,踢开党委闹革命。

彼此互不相让,各说各的理,甚至发展到在政治局会议上拍桌子的地步。

“我怎么是偏听偏信、包庇工作组呢?”

刘少奇拍着桌上一大摞信件说,“我有大批群众来信为证,工作组做了不少工作,否则真要天下大乱,损失不可估量!工作组有好的,有坏的,他们在第一线,有他们的辛苦,要求不能过高,多数工作组是好的,还是要教育帮助,让他们改正错误。”

邓小平补充说:“有的机关学校,不派工作组可以;有的要夺权的,就要派工作组。工作组主要起行政和党委的作用,因此是否统盘考虑。对工作组要正确估计。我们对这样的运动没有经验,他们也没有经验。坏的工作组可以先撤,好的工作组可以留,代替党委工作。”

康生针锋相对,寸步不让:“我们也有材料,工作组就是镇压群众运动!”

陈伯达更对工作组提出非议:“工作组不会比学生高明。工作组都自称是党中央、毛主席派的,有的整学生。”

陈毅支持刘少奇、邓小平的见解,肯定工作组的作用,对他们的缺点错误认为应该抱着与人为善的态度,应该尽量帮助他们,而不能嫌弃他们。

未等陈毅把话说完,陈伯达就打断了他的话,大声指责对外文委工作组是全国最坏的工作组,说这个工作组里没有一个好人。

邓小平腾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拍着桌子说:“好!我们都撤,你去搞搞看!”

陈伯达、康生等人的强词夺理引起多数与会者的不满,他们扼杀工作组的图谋没能得逞。

散会时,陈伯达撂下一句话:“走着瞧!”

在几天后举行的八届十一中全会一次小组会上,江青在发言中也曾谈到工作组问题。

她说有人汇报工作组已经走上正轨了,这种说法有很大的说服力,使得反对工作组的意见没有分量。

“我们的组长、顾问没有发言权,讲一句话就被打断。”

这从反面印证了陈伯达、康生一方在这次较量中遭到了惨败。

刘少奇在这次十一中全会上说:陈伯达早就提了不派工作组或者撤出工作组,提了三次。

第三次提出这个问题时,又讨论了一次,多数人还是不主张撤。

“我仍是以前的观点,我认为这一方法较机动,没有下决心撤,要看一看。

同时,主席快回来了,回来再请示决定。”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