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林彪合伙江青成功扳倒“刘、邓”内幕(3)

核心提示: 会议错误地批判了所谓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的“反党错误”,给他们加上所谓“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等罪名。后来,在“文化大革命”中大肆批判的所谓的“刘少奇、邓小平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其原因就是因为在发动“文化大革命”的几个关键点上,刘少奇、邓小平坚决予以抵制。

毛泽东的“大字报”,既没有用“大字”写出来,也没有贴在中南海,更没有挂在人民大会堂会议厅的门口,而是以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文件的形式于8月7日印发给与会者的。

毛泽东的“大字报”全文如下:

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

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的大字报和《人民日报》评论员的评论写得何等好呵!请同志们重读一遍这张大字报和这个评论。可是在50多天里,从中央到地方的某些领导同志,却反其道而行之,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上,实行资产阶级专政,将无产阶级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打下去,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围剿革命派,压制不同意见,实行白色恐怖,自以为得意,长资产阶级的威风,灭无产阶级的志气,又何其毒也!联系到1962年的右倾和1964年形“左”而实右的错误倾向,岂不是可以发人深省的吗?

毛泽东的这张大字报,既使参加全会的与会者们极为震惊,也使他们感到极为困惑不解。这张大字报不仅把毛泽东与主持中共中央第一线工作的刘少奇、邓小平之间在1962年、1964年和“文化大革命”初期,由于对某些问题的认识不同而产生的分歧向中央全会公开,实际上也等于向全党公开;而且把这种党内政治生活中关于工作指导方针上的不同认识和正常的意见分歧,上升到两条路线、两个阶级、两个司令部斗争的高度,并明确号召“炮打”这个实际上根本就不存在的所谓“资产阶级司令部”。于是,每一个与会者,都面临着在这个重大问题上站在哪一边的问题。众多的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想不通,“很不理解”,但不敢表示异议,只能缄默或违心地表态拥护。康生、江青、谢富治等人则在小组讨论会上,借阐述毛泽东的大字报,向刘少奇、邓小平发动攻击,以示“紧跟”。陶铸夫人曾志在一篇文章中曾回顾了陶铸同他谈到“文化大革命”初期的一些情况:“十一中全会上,主席主持召开了好几次政治局的生活会,目的是批判少奇和小平同志。会前,江青私下找到陶铸进行布置。陶铸说:‘江青要我在会上打头阵,要我向刘、邓放炮。我没有照她的意思做,我对她说我刚来中央,对情况一点不了解。结果打头阵的是谢富治。开了几次生活会,最后只有我和总理没发言。’”

会议期间,除了在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上接受批判和诽谤,忍受各种信口雌黄的诬蔑和攻击以外,邓小平有时还必须到一些学校去参加群众集会和回答问题。以前,对于“文化大革命”的迅猛爆发,他曾说是“老革命遇到新问题”。其实,这不仅仅是邓小平的看法,而且是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共同心声。这句话,表示了他们当时对于“文化大革命”确实是很不理解。在受到批判后,邓小平的不理解就更深了。他虽沉默无语,但对于运动,特别对于“中央文革小组”和造反派心存厌恶。有时,他还不顾所处逆境,伸张正义,说明一些被颠倒了的事物的本来面目。8月2日,邓小平被通知到人民大学参加师生员工大会,有学生递条子问关于“二月兵变”的事情。此事是有人蓄意造谣加罪于贺龙元帅的一个阴谋,在林彪集团策动的打倒贺龙的狂潮中,起了非常恶劣的作用。当时,“二月兵变”这个无中生有的谣言出笼后,仿佛一下子长了翅膀,不胫而走,弄得中华大地,无人不晓。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1966年2月,北京军区经中央军委批准,决定由北京卫戍区再组建一个团,担负民兵训练、维护社会治安等任务。这个团组建后,一时没有营房。北京卫戍区曾想在北京市借一些房子,为此曾到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大学等学校进行过联系。但北京卫戍区司令员傅崇碧、政治委员刘绍文知道后,认为部队住学校的房子不妥,制止了此事。决定让驻在南苑的卫戍区部队调整出一部分房子给新建团住,不足部分搭帐篷和住靶场解决,并通知了联系过房子的学校。

此事到此为止,已经结束。

“文化大革命”全面爆发后,1966年7月,北京大学团委的一个干部写了一张题为《触目惊心的二月兵变》的大字报,说2月份北京卫戍区到北京大学联系住房一事“是要搞政变”,并言之凿凿地定名为“二月兵变”。

随后,北京师范大学的一名学生,看了这张大字报后,联想到北京卫戍区也到中国人民大学联系过借房子的事,又写了一张《郭影秋是什么人?》的大字报,质问已经调任北京市委文教书记的中国人民大学原党委书记郭影秋:“彭真阴谋搞政变,要在人民大学驻兵,这事你知道不知道?”

此后,这个“天方夜谭”式的“二月兵变”的谣言,就像“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越传越玄。这两张大字报被林彪、康生知道后,成为他们打击、诬陷贺龙等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的“炮弹”。

上一页 1 2345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