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刘少奇是如何从国家主席位置上跌落的?(3)

核心提示: 刘少奇主动出来承担责任说:“这段时间,主席不在家,我在北京主持工作,我负主要责任……。”毛泽东打断他:“你在北京专政嘛,专得好!”

第二天,鉴于有些中央负责人还没有讲话,就又安排了一次大会。周恩来、陈毅、李雪峰等讲话,都对工作组问题作了检讨。

周恩来说:“对于工作组问题,我认为常委特别是在北京主持中央工作的,我们几个人都要对派遣工作组负责任。”“一直到主席回来,我们汇报的时候,还主张工作组不撤,这就是更大的错误。”

当天晚上,为了取得对运动的感性认识,刘少奇决定到建工学院。

傍晚5点钟左右,北京市委书记李雪峰正在家里,突然刘少奇的秘书打来电话:“要李雪峰同志马上准备,少奇同志要他一起去建工学院。”

李雪峰还未来得及回答,电话就挂断了。等李雪峰打通电话,那边说:“少奇同志坐车子已经走了,到你那里去接你。”

李雪峰非常诧异:只有他去见刘少奇的规矩,没有中央领导人到他这里来接他的道理。

在国家建委主任谷牧、北京市委书记李雪峰的陪同下,刘少奇到了建工学院。事前,刘少奇要“中央文革小组”派人参加,他们派来了戚本禹。

刘少奇在北京建工学院出席了两派学生的“辩论会”,最后讲了话:

看来工作组在你们学校是犯了错误的。这个错误也不能完全由工作组负责,我们党中央和北京新市委也有责任。派工作组是党中央同意的,市委跟上来了。因此看来,主要精神不派好些,派工作组不对。工作组在你们学校哪些做对了,哪些做错了?你们清楚,我们还不清楚。有党中央、新市委的责任,谁的就谁负责。

这个会不要叫辩论会,叫讨论会好不好?有不同意见讨论嘛!有错误改正错的,对的坚持,错了改正,团结起来。如果我能够帮助大家做些团结工作,我就很高兴了。

刘少奇临走前,提出第二天还要来听意见,听两方面同学代表的意见。

3日,刘少奇再次来到建工学院,把“八一团”、“革命团”两个群众组织的头头找来,又找来两派的普通同学,听取他们的意见,向他们耐心做工作,希望他们两派学生不要对立,而要团结起来,共同把运动搞好。

但是,八届十一中全会的气氛却是越来越紧张。

毛泽东的态度也越来越鲜明,语气也越来越严厉。

4日,刘少奇参加了全会中南组讨论。

对前一段的工作,刘少奇主动承担了责任,同时也流露出一种无奈的心情。

他说:

主席不在家的一段,由我主持工作,绝不逃避责任。中心问题是,站在资产阶级立场上,反对群众运动。中央常委的同志,书记处的同志,也包括北京市委的同志,运动轰轰烈烈一起来,我们就同意和批准派工作组去。这次“文化大革命”,群众起来要民主,主席又这样大力支持,把我们夹在中间,这也是上挤下压,看你是否支持群众。革人家的命可以,革我们的命可不可以?这是个大问题。要下决心,革我们自己的命,无非是下台。我们这些人可以下台,你下决心让它革,反而可以不下台,你不让人家革,就非让你下台不可。

刘少奇没有想到,这次全会后,他真的下台了。

但他已经有了这种思想准备。

4日下午,本来通知说是要在人民大会堂东大厅开全体会议。当代表们到达会场后,突然接到通知:下午不开全体会议了,改为小组讨论。

与此同时,毛泽东主持召开了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

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上再次尖锐批评工作组问题,并对前一段刘少奇主持中央工作提出严厉批评,同时也含沙射影地不点名地批评刘少奇:

在前清时代,以后是北洋军阀,后来是国民党,都是镇压学生运动的。现在共产党也镇压学生运动。中央自己违背自己命令。中央下令停课半年,专门搞“文化大革命”,等到学生起来了,又镇压他们。说得轻一些,是方向性的问题,实际上是方向问题,是路线问题,是路线错误,是违反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这次会议要解决问题,否则很危险。所谓走群众路线,所谓相信群众,所谓马列主义等等,都是假的。已经是多年如此,凡碰上这类事情,就爆发出来。明明白白站在资产阶级方面反对无产阶级。说反对新市委就是反党,新市委镇压学生运动,为什么不能反对!我是没有下去蹲点的,有人越蹲点越站在资产阶级方面反对无产阶级。规定班与班、系与系、校与校之间一概不准来往,这是镇压,是恐怖,这个恐怖来自中央。有人对中央6月20日的批语有意见,说不好讲。北大聂元梓等七人的大字报,是20世纪60年代的巴黎公社宣言——北京公社。贴大字报是很好的事,应该给全世界人民知道嘛!而雪峰报告中却说党有党纪,国有国法,要内外有别。团中央,不仅不支持青年学生运动,反而镇压学生运动,应严格处理。

毛泽东越说越气愤,眼看着又要牵连到别的人和单位。

刘少奇主动出来承担责任说:“这段时间,主席不在家,我在北京主持工作,我负主要责任……。”

毛泽东打断他:“你在北京专政嘛,专得好!”

刘少奇再次对派驻工作组承担责任,并说:“无非是下台,不怕下台,有五条不怕。”

上一页 1 23456下一页